爱情中我不再迷茫,我的世界出现了“蝴蝶效应"| 学员Clara的经历分享

以下这篇文章来自我的Group Coaching学员Clara。真心感谢Clara的分享!我为Clara找到自己的声音,踏上自我探索、自我成长之旅骄傲。- 秧秧

 
Clara - Group coaching 帮我找到内心的声音

我从没想过在一群素不相识的人面前袒露自我、分享个人经历。但是看到“秧秧五个星期group coaching”的消息,我毫不犹豫就报名了。

之前看秧秧老师的文章和视频号,就觉得这是一位很真实、真诚和充满力量的女性。与其说是我找到这个活动,不如说是它找上了我,天降“礼物”砸到了我。

参加Group Coaching的时候,我正处在一个人生瓶颈期: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突然掉进海里,求生欲望很强,想得到一个最快的获救机会。


Group Coaching之前


过去一年,由一段糟糕的恋爱关系引发的心灵海啸席卷了我。

原生家庭的共生关系延伸到恋爱的共生关系。我、男友和家人形成了一个特别棘手的“三角关系”。每一方的需求都得不到满足。

我整个人特别矛盾,脑子里有很多声音,内心的感受也表达不出来。


我对自己、对人际关系和家庭关系产生了怀疑,而痛苦的根源在于不相信:我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不相信关心我的人是为我好;不相信我值得被爱。

我身上开始冒出很多湿疹,每天也提不起精神。我不得不打断这个“铁三角”,再次与男友提出分手,跟家人也保持距离。我觉得只有完完全全不受干扰的一个人,才能找到自己。

这个过程就像“戒毒”一样痛苦、反复。我不断从脑中的负面声音中挣脱,但是很快又被它淹没。

于是,我开始疯狂看书,一个月看了二十多本书。我也开始尝试新事物,学习新技能,似乎感觉身上的负能量越来越弱。男友找我的时候,我也比以前放松和快乐。

我以为我已经完全好了,但其实那只是我自我觉醒的第一步。


Group Coaching进行时


如果没有这个Group coaching,没有秧秧老师和其他成员帮我解开困扰我很久的疑惑,我的自我觉醒之路会更漫长。

短短五周的Group coaching对我的人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为什么?下面我将为大家揭晓:


群体的力量


在Group coaching的每个session中,小组成员会围绕一些话题自由分享自己的经历。秧秧老师会给予反馈或者追问,问题往往切中要害。

大家处于人生不同阶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经验。在这里,我只需要做我自己,说我想说的,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我跟别人对话的同时也是在跟自己对话。

讲故事、听故事、思考和回答问题的过程帮助我了解自己。


能量理论


在session中,秧秧老师提到的两个理论特别实用,能帮助人们解决生活中很多问题。

我们讨论的问题基本上也是这两个理论引发的思考。

一是合成型能量和分解型能量。

顾名思义,合成型能量就是建设性、滋养补给、成长性的能量。

它与我们内心相符,让我们身体舒展温暖、情绪平静愉悦。它让我们充满创造力,扩大人生可能性。

分解型能量就是内耗、破坏、局限性的能量。

它与我们的内核不相匹配,让我们的身体压抑无力。我们感到恐惧、愤怒和无精打采。与此同时,在这样的能量下,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很低,不可持续,人生可能性缩小。

混乱之下的我们是无法清醒理智面对自己的问题的。只有学会察觉自己的能量,将自己带入积极的能量领地,我们才能走出纠结。


能量阻碍理论

我们学到的第二个非常有用的概念是关于GAIL - 能量阻碍。

G是Gremlin,内心的自我批判,自我怀疑和攻击。A是Assumptions,基于过去,对未来预设。I是Interpretation,主观解读,受情绪影响。L是Limiting beliefs,自我设限观念,阻碍自己成长的三观。

当我能觉察什么思想正在阻碍我的成长 (特别是那些自我设限的观念),以及突破口在哪,我们就可以有意识地将它移除,让我们逐步恢复到高能量状态(自己最好的状态)。


接受和表达自己的需求


要获得成长,仅仅有思想上的洞察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情感上的洞察,而这种认识只有在专业人士或者有经验的人的帮助下,才能获得。

在一次跟秧秧老师的交流中,我描述了自己的状态:我很讨厌充满负能量的自己,而且我很依赖别人帮我做选择。

秧秧观察之后说,“与跟他人的链接相比,你跟自己的链接似乎是最弱的”。我这才发现原来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一直压抑自己的需要,很少去关注那些触发自己情绪的点。

虽然在踏出的“自我觉醒”的第一步里,我的自我边界越来越清晰,但我还是在否认和违背自己的感受。

通过Group coaching这样的交流,我做到了在情感上的洞察自己。我也慢慢走近自己的内心,接受自己的多面性和复杂性。

当情绪与感觉让我不堪重负时,我不再像从前一样条件反射似地在眼泪和伤痛前说“没事”。现在的我开始学会承认和接受自己的情感(“没错,我很生气”)。

这个转变对我来说是前进的一大步。只有踏出这一步,我才能正视我的情绪,然后再做出选择。

以前我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这个故事里充斥着“不被尊重、被伤害、被利用、讨好、被控制、害怕、愧疚、抑郁”等关键词。在这个过程里,我忘了自己其实是一个珍贵的、值得被爱的人。

跟秧秧老师交流之后,我走上自我觉醒的第二步——开始接受并勇敢表达自己的需要。

这不再是一个“被伤害“的故事,而是一个女孩自我觉醒后,主动出击做出人生选择的故事


我找到了答案


当我重新拿回生活的主动权之后,我感觉,很多问题都变得简单了:

我不再压抑自己的想法;

不再分析别人是否爱我;

不再问别人这样做对不对;

不再用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看待问题;

不再害怕未知的可能性。

我意识到,没人能真正掌控我的人生,除非我允许。

很快,我的世界出现了“蝴蝶效应”:


内心充满积极的能量之后,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变了。


我看见被忽略的一花一草,发现周围的人都变可爱了,我又想起被甩到脑后的梦想。

我看见什么样的世界,是可以由自己决定的。

我没有因为改变自己而失去那些在乎我以及我在乎的人。相反,我们都找到新的健康的相处方式。

我在group coaching报名表中曾经提到一个问题:“在一段糟糕的关系中,除了果断离开这个最快的方法,是否有双赢的方法?我想成为更好的自己,也想找到自己的快乐,如何做到拿得起放得下?”

现在,我已有了自己的答案。

我对Life Coaching的理解


如果说普通心理咨询是帮人从负值到零,帮助人们过上正常的生活,那么Life coaching帮助的可能就是另一种人:“成功的不满者”。

他们一般是拥有了社会中一切应该能让人高兴的因素,但仍然经历着某种痛苦和困难。他们自己也很清楚,按照一般的标准,他们是快乐的,但还是想继续寻找健康和快乐,要从零变到正值。

Life coaching就是最适合他们的,因为它关注人的普通生活和性格分析,更关注人的存在和精神层面。

理解自我,把注意力从自己的思想和感觉中转移出来,让潜在的知觉自然显现。

最终,让咨询者自己去观察内心的缓冲带(心理防御机制),释放潜能。

Life coaching并不会消除每个人生选择的风险,但能给你一种积极的思维方式和坚韧的心态,帮助你更有效地处理问题。

Life coach也不会给你任何答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有答案最终都来源于你自己。

Group Coaching适合什么样的人

Group coaching适合每一个对自己、对他人、对世界充满好奇,喜欢寻找真相的人。

Group coaching也适合敏感、自我要求高和开放真诚的人:

敏感的人观察能力比较强,能提出很多问题;

自我要求高的人是自己主动想改变什么,这个积极主动的态度能让他们收获很大;

开放真诚的人能坦诚说出自己的故事,说出故事是和别人建立联系的第一步。

如果你喜欢分享,你将在这体验到思想碰撞的开放性交流。

如果你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说出自己的故事,那么这是你走出舒适区、发现新大陆的机会

通过故事建立联系,找到认同和对差异的包容,“我”和“我们”的故事才会更丰富和多元化,才会更接近我们真实的人生。

Group coaching 像一个大磁场,它能吸引和容纳各种各样的人和故事。它为真相的陈述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别人的故事也是你故事的一部分,反之亦然。

当你说出自己的故事的时候,你就和别人建立真正的联系,而这种联系和沟通会反过来让我们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

最后,你会走上自我觉察和自我修行之路。


秧秧教练


Life coaching需要教练有很强的共情能力和控场能力,这样才能在life coaching提供者与接受者之间能形成一个磁场。

咨询者则需要毫无保留地表达自己,需要经历从找答案到不需要答案的过程。

就像一个人一条腿受伤了, 需要借助教练这个“拐杖”,但是依靠外界力量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离开它,从而找到自己的力量,学会自己走路。

秧秧老师就是我理想中的Life coach:真实、优秀、善良和包容,传达的观点是自己相信并内化的,分享的经历是真实坦诚的。(给秧秧老师比心❤️)


结束语


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还没有结局的故事。


如果你也正经历人生瓶颈期,请你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通过故事与他人连接的力量。


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看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