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不给力,孩子带到要崩溃,这个全职妈妈该怎么办?

我的咨询者小青是两个孩子的全职妈妈。最近她感觉特别崩溃。

小青告诉我:

“疫情之前,我白天只需要照顾小宝一个人,还算轻松。但是疫情之后,我家大宝不去幼儿园了。现在我每天从早到晚都是一对二。稍微有点喘息的时间,我又得做饭做家务。”

“秧秧,不瞒你说,有时候我会在脑子里幻想自己回到单身的时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每天我最期待的时候就是晚上睡前的那点儿时间,我可以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刷会儿手机,看看明星八卦什么的。”


想到头脑中的这幅画面,视频另一端的小青嘴角不禁上扬,露出笑容。


“可是每次想到这里,我又告诉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别人的妈妈一个人可以带三个孩子,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还能化个妆什么的,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小青叹了口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她苦笑了一下,继续说:


“我常听别人说到‘丧偶式育儿’,我觉得我就是这样。”


“我老公是个创业者,每天早出晚归,根本帮不上忙。即使他在家,也是那种累得说两句话就能睡着的那种。”

“我跟自己说,他也是为这个家辛苦啊,又不是在外面玩儿,但有时候我就是觉得特别不公平。我也有高学历啊,但是为什么我要在家带孩子?”


“现在他一回家,我就忍不住地跟他吵架。事后我会觉得特别内疚,但是我就是很生气。”


“秧秧,我觉得现在自己生活到处都是问题,每天都觉得很不开心。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生活感到无解,怎么办?


小青的面临的状况,我们很多人都经历过。很多时候,我们想解决问题,于是使劲儿地、拼命地用脑子想啊想,但是越想越混乱,越思考越迷茫。

就像是把一个缠绕在一起的线团使劲儿拽,结果只是越使劲儿,中间的结就被系得越死,最后让我们感觉生活成了无解。

其实不是生活无解,而是我们的状态太差,能量太低了。在这样一种能量和状态下,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是特别低的。

理清线团的关键是找到线头,而理清我们生活头绪的关键就是调整自己。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怎么调整?

别着急,我跟你分享一下。以下就是我和小青交流的结果。


第1点:小青需要停止比较,停止自我攻击。


小青每次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时候都感觉很压抑。这本是人之常情,但是她并不接受自己的这种感觉,反而judge自己,攻击自己,责问自己“我真没用。别人行,我为什么不行?”

每次自我攻击,说自己又怎么怎么不够好的时候,其实都会让我们能量下降。


你可以把我们对自己说的狠话想象成我们手中抱着的一块大石头。对自己批判越多,石头越重,最后你整个人就随着这个石块一起沉到海底了。

下次你可以注意观察一下自己的能量变化:


每次你感觉自己突然心情不好,或是状态不好的时候,回过去想一想自己刚才对自己说了什么。很多时候,你估计是对自己说,自己又哪里哪里不够好了。

所以小青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意识到自己开始与别的“假想”中的妈妈比较的时候“急刹车”。

小青需要告诉自己:

“别人实际情况是怎样的我根本不知道。拿自己的已知跟别人的未知比较是愚蠢的。这只会让我失去信心、希望和自身的能量。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此外,小青需要开始学会接受自己的本心,而不是抗拒和逆着它来。


做抗拒自己本心的事情是最耗能的。

例如,小青不喜欢做家务,但是她就是不接受自己不喜欢做家务这一个特点。

“我不能这样想,我不应该这样做。”

太多的不能、不应该,以及太多对本心的抗拒和不接受都会导致我们能量跌倒谷底。

其实,小青可以试着大大方方地对自己说:


“尽管我不喜欢做家务,尽管有时候我带孩子很烦,尽管我很讨厌老公不管孩子,但是我选择不judge自己。我的感觉没有问题。我选择接受自己的全部感觉。”


我相信这样与自己的对话方式会让她释然很多,起码不会自己把自己在脑子里弄崩溃了。

当然,这一切取决于小青要对自己的想法行为有很强的意识才行。而让我们加强对自己意识最好的训练方法就是冥想。

第2点:小青需要做出一个小改动,让死水流动起来。


有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就是做同样的事情却指望得到不同的结果。(见以下视频)


要想改变输出,我们必须要改变输入。


而想把一个线团理顺,我们得找到线头。


我问小青:


“想象一下,如果你的生活由很多相互交错的齿轮组成,而有一个小齿轮转动起来之后,其他的就会慢慢转动起来,你觉得那个小齿轮在你生活中是什么?”


小青眼睛左右转了转,思考片刻之后噗嗤一下笑了:

“我真的真的很讨厌做家务。如果我可以从家务中解脱出来的话,哪怕只有一个小时,我也会很开心的。起码我可以安安心心洗个热水澡了。”

我也笑了一下。我对小青说:“你的意思是说,也许你可以考虑请人帮你做家务,是这样吗?”

她点点头。


一般当咨询者开始意识到自己需要做的事情的时候,也就是了解了what, 那么接下来她需要回答的问题就是why了,即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why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任何克服惯性的行动都是会消耗能量的。在实操过程中我们将会遇上各种各样来自内在和外在的阻力。在我们要打退堂鼓的时候,这个why将会帮我们一个大忙,让我们找到“初心”,给我们继续走下去的理由。

所以,对于why的深究是极有必要的。


我问小青:

“如果你真的可以从家务中解脱出来,你的生活将会发生怎样的影响?”


小青说:


“首先,我自己真的会开心好多。其实和孩子在一起玩儿我是很开心的。如果不做家务,我觉得自己不会每天都是硬着头皮做事情了。”

我继续问:


“还有其他什么好处吗?”


“有啊有啊有啊!” 小青笑着说:“我老公也就解脱了。”


“现在想想,其实我每天跟我老公发脾气并不完全是因为他做的少,而是因为我自己太累了。如果我不那么累的话,其实我老公做多做少我真的没那么在乎。”

这时候小青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她似乎看到了她和老公的关系是有希望的,她是有能力“放过”老公的。

我接着问她:


“除了让你可以开心一点,老公也可以解脱一点之外,你觉得还有什么其他的好处呢?”

“嗯...”


看见小青犹豫,显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提醒了一下她:

“你之前提到尽管你并不清楚自己想做什么,但是你还是想回归职场的。对不对?”


小青点点头。

“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时间、能量和状态,你脑子里有多少额外的空间可以用来思考一些长远的事情呢?“

小青明白了我的意思,斩钉截铁地说:“完全没有。”

我说:


“也许,从迈开“请人”这步开始,你获得的不仅仅是一点自由,而且你也是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希望、一个喘息的空间,让你给未来的新生活留出了一点点可能性。”


第3点:小青需要引入一些新的成长性的思维观念


小青告诉我,现在她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了,但是她还是感觉很犹豫。


她给我我列举了为什么她不应该请人的几大原因:

“其实我以前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之所以一直没有行动,是因为我很大的顾虑就是自己现在也不挣钱,感觉没有资格去花钱在一些奢侈的事情上面。”

听到小青的这番话,我邀请她和我一起分析一下她这种顾虑之下的底层逻辑。

我问小青:

“你的意思是说,基本物质条件满足了就okay了,因为这是必需。而在这之上的任何其他东西,例如精神追求啊,快乐啊,自己的感觉什么的都算是奢侈品。是这样的吗?”

小青点点头。


我继续:

“对你来说,‘活着’是必需品,而‘活得好’,‘活得快乐’都是奢侈品,是你不应该花资源去争取的。"


这句话似乎点醒了小青。她沉默不语,低头做沉思状。


大约十秒钟之后,小青对我说:“我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原来我对自己这么不好。原来我一直生活得这么苟且。”

其实小青的想法很普遍,很多上一代吃过饥寒交迫痛苦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这么想并没有错,但是这种想法是一种局限人生的想法。如果我们仅是把目标定在活着而不是活好,那么我们实际生活充其量也就是活着。

毕竟,我们不可能活出自己意识范围之外的生活的。

如果我们可以把自己的满足、快乐、精神追求也定为一种必须,让它成为生活的目标呢?

我们还会一直说服自己苟且将就着人生吗?


在这样的局限底层观念指引下,小青所有做出的选择都会是忽略自己精神追求和快乐的选择。

“秧秧,我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还是觉得有点儿不敢花这个钱。我可以不跟别的妈妈比较,但是我总觉得当妈妈难道不就是要自我牺牲,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吗?当妈妈不能太自私啊。”

我笑了一下,对小青说:“太好了,我们找到了你的第二个底层逻辑。那就是你把‘’照顾好自己‘’和‘自私‘’混淆了。”

经过深入交流,小青意识到她眼里的“自私”只不过是“开始想到自己,开始照顾自己而已”。她眼里的“自私”就是她不再把自己当成一种after thought, 那个自己最后才会想到考虑到的因素。

在她的观念里,或是在很多中国女性观念里,一个女人当了妻子,当了妈妈之后就要摇身一变,把自己的需求忘了。


我们需要记得的是在一个女人成为妻子、妈妈之前,她首先是一个人,一个有需求的人,而满足自己的需求,照顾好自己是保证我们能够服务别人的前提。


我告诉小青,她的想法和观念并没有错,但是这是一种不可持续的思维方式

空瓶子是倒不出水的。

更明智,更可持续的做法应该是先把自己的瓶子灌满水,让溢出的部分流向那些我们爱的人。这才是一个正确的明智的顺序。


很多人说,happy wife happy life, 快乐老婆幸福生活,这是有道理的。我们不好,在关系中的他们也不会好。只有我们好了,一个家才能转动起来。


也许爱自己,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不是自私,而是一个有大局观女人的终极智慧。


回归自己

交流结束的前2分钟,小青突然问了一个新问题:

“秧秧,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说服我老公让他多分担一点家务啊?这样就不用请人了?”


我对小青说:

“亲爱的,这个世界里除了我们自己之外,其他人,其他事我们都是控制不了的。让最先迈开的脚步是你自己的脚步吧!

小青笑着说:


“秧秧你说得对,回归自己,很多时候问题就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