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李璐”的故事:Group Coaching让我思考了些什么


回看这五周的Group Coaching,我觉得它给了我一个观察自己的机会。


观察自己。对于习惯了看周遭世界的我们来说,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也不是件常做的事。我们习以为常地看向外面,却对里面视而不见。心里的、脑里的想法、念头,即使看,可能也是一瞥而过,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深究它们怎么来的,为什么来。


Coaching时秧秧说,在你忙碌苦恼烦闷而不想做冥想的时候,说不定恰恰是最需要冥想的时候。


当你被外面弄得焦头烂额顾不上里面的时候,也许恰恰是最应看看里面的时候。给自己一个观察自己的机会,或者说留这么一段时间给自己,去内省,去发现,去探究。


参加Group Coaching的我,到底在想什么?


总共五次的coaching,每一次过后我们都写下了反馈给coach秧秧,也给自己的想法做了个梳理。


第一次,很新奇,见到新认识的陌生小伙伴有点紧张,但很快就可以认真地听他们认真地说。反馈中我的一些想法现在看来有些好笑。也是第一次听到『正念冥想』的概念,去搜索了相关的书来读,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收获。


第二次后半段我有些走神,在之后的反馈中我记下了这些感受,也提出了当时心中的一些疑问。并且暗自决定在接下来的coaching中要更专注,更投入。


第三、四次,我都认真地记录下了小伙伴们和秧秧说的大致内容。做笔记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很好的让我专注的方法,尤其是之后写反馈的时候让我内心更清楚哪些点是让我有共鸣、有思考的。通常这些内容我会多想、多说上几句。比如以下直接摘抄于反馈中的想法:

关于九型人格


开头在说关于九型人格的反馈时秧秧说自己是4号悲情诗人,其实内心非常内向,但在别人看来是非常外向的,因为为了达到目标内心很愿意去调整自己。


关于“内在本真 vs 外在表现”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点。


我们内心深处都会对自己有一个大概的判断,隐约觉得自己实际上更像是什么样子的人,但为了更加成功或达到一些目标而愿意去逼自己做出改变,外在表现出与内心相反的自己。那么,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我们通常更倾向于内心深处想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但是如果你装一辈子,在你选择装成什么样子的时候也同时决定和展现了此时此刻真正的你。就好像你没有选择装成别的样子,而是选择装成这个样子,那这个样子的“装”,其实也是选择了这样的“真”。你的选择,就是你。


打个比方,假如一个人内心觉得自己很懒,但知道这样不利于做其他事情或者别人会不喜欢自己,所以逼自己装得很勤快。即使他内心深处知道自己就是个懒人,但其他人并不是在他脑海中和他的内在相处,而是实实在在地和他外在的“勤劳”打交道。他80%的时间都在外边“装”勤劳,20%的时间在内心判断自己是懒人,那这个“本真”、“真实的自己”貌似也意义不大。


我的测试做出来是6号人格,怀疑型人格。我对这个结果表示怀疑。哈哈哈。


看的时候想说,嗯,好的都对,坏的都是错的、是骗人的 (要完全正视自己的缺点还是不容易的)。


其中有一条:“喜欢讨好别人。”看到这个描述我第一感觉是很惊讶的——我这么傲娇怎么会愿意讨好别人?!我才不想care别人那么多嘞!


但内心怀疑的声音给了我一个猜想,是不是我内心深处就是爱讨好人,但因为自己不喜欢这样或者说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这样的人所以外在拼命地装成不爱讨好人的样子。


那这么说来岂不是说了个寂寞 ——我是『这样』,但不想『这样』,所以装成『那样』,到底是这样还是那样?到底真还是假?这很难说了吧。


真的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了。

关于概率和数据


秧秧在回复一位小伙伴阐述的受限思维时提到了这一点,大意是说“大家都习惯纠结于数据,看百分之多少的人会成功,但其实每个人都是个体,只要想做,这些都无关”。


人类习惯于从前人成功的概率来判断自己成功的概率,这是让自己安心和保险的做法。“走已经开辟好的路自然更稳当。”求稳的人应该会这么想。


让我想起当年考研选学校的时候,同学们的讨论——“我们学校的师兄师姐有没有考上过XX学校研究生的?”或是“我们学校有多少人考上过XX学校的研究生?”似乎只有前人成功了,自己才敢做同样的选择。大家都跟着前人已有的百分比走,却没想为后人创造新的百分比。


第一个成功的人在做成之前也没有概率数据可以借鉴,但他为人类开辟了新的可能性,从此这件事成功的概率从0变成了X%(X≥0),概率也会根据后人的加入、退出而上升和下降。


看到自己想做的一件事成功的概率太低,可能是因为你还没做,概率的分子缺了你。


你要是做了、成功了,概率自然上去了。


概率是因,还是果,可以由你来决定。


由概率来决定你人生的选择,还是由你去创造新的概率。

关于“前置痛苦”


一位小伙伴提到自我觉察中发现自我矛盾的地方:不想面对痛苦,但又会前置痛苦。


仔细想想,这其实未必是矛盾,反而更像是合情合理的一致。大脑不自觉做出的太多事情都像是潜意识里自觉地保护我们——保护人的身、人的心。大脑让你前置痛苦,希望你提前彩排预演一下,等到正式开演的时候让你有心理准备,有降低痛苦感受的可能。


有点像疫苗,先打一下,先受点小苦,避免或减少以后的大苦。


让我又想到,大脑其实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做法,它这么做了,是想在某一方面帮助你让你更舒服(更不痛苦)、或更合理地活下去。


比如多重人格,个体幼年时期受到极大痛苦而无法仅凭一己之力承担时,分裂出的人格会承担你的痛苦,承担你的记忆,客观上帮助共有的身体活下去。


再如斯德哥尔摩症,如果不爱上那个伤害自己的人,内心没法说服自己就这么活下去。

关于冥想(3.0版)


我觉得现在的我比冥想小白要多了一丢丢经验,我现在可以更专注,也更快意识到自己走神从而顺其自然轻轻地把注意力转回来。


刚练习的人因为感觉不到那种“玄”,觉得要有一个确定的做法来让他们安心以确保自己没做错,所以才会那么纠结自己冥想是到底应该“做”什么,“想”什么。但我看了正念禅修的书后(再加上以前庙里师父们说的经验)越发觉得这个就是顺其自然的过程,越顺越好,是啥样就是啥样。任何事都先不强求,就是不纠结,就是放空,就是想呼吸,思绪跑了想别的了。


如果想的事情在兴头上,那你多想一会也无妨。想得无聊了突然想起“噢,我要专注呼吸”,再慢慢回到呼吸就行。来来回回,多试几次,专注力其实就会慢慢定下来,就会慢慢进入到你的思维最开始琢磨不透的“玄”的感觉。


我老觉得聪明人、智商高的人是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就进入到这种状态的,因为思辨能力太强,思维逻辑能力太强,大脑在世俗中专门的用途太强,那势必就更善于进行“行动模式”。


你要换挡成平常没体验过的“存在模式”,肯定是要摸索一番的,但这个摸索如果用聪明人最擅长的“思辨”方式,那又更是摸索不到,就是要不用你引以为傲的聪明人的想法去思考,而是体会最本真的直接感受,字面意义的“直”、“接”、“感”、“受”。

关于冥想(4.0版)


我觉得我对“自己不专注”这一事实更加宽容了。


以前冥想有各种想法时会“猛”地一下跟自己说(怎么又跑了,啊啊啊,快回来),现在会柔和一点。好像你在一个小圈圈里站着告诉自己不可以出圈,但脚不自觉伸出去了,以前就大喊“不准伸出去!打你噢!”现在会说“伸出去了啊,舒服吗?记得到时候放回来噢”,哈哈哈。


这周是我跟着《正念禅修》这本书里八周训练的第一周,其中有个找一个日常活动进行专注练习的任务,我选的刷牙。所以我这周每天刷牙的时候都会按书中所说,去感受牙齿和牙刷的接触,水怎么漫入口中,泡泡怎么积聚起来,水又是怎么吐出去的。


这一切的一切要仔细感受出来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因为最习以为常的事情是最难感知的。你刷着刷着就会走神。太容易走神了 。(所以我第二周应该还要继续修炼一下这一趴。)

总的反馈、总结、收获:


参加Group Coaching以来具体的变化:


感觉自己元认知监控意识更加明显。自己处于某种情绪或思维时可以比以前更敏锐地觉察到。


比如最近生活中的一件小事:去附近新开的一家餐馆吃饭但很晚才出门,到了之后被告知还需要等位四十分钟,立马觉得得“蛤?我本来就出来晚了,饿死了,还要再等四十分钟?哼,不吃了,生气,走人!”然后走了。


以前这种情况我有可能会默默不爽且情绪莫名低落,但这次大脑中很快有个声音出来提醒自己:“你现在因为要等位四十分钟这件事情而心情不好,而且还有想要继续生气的趋势”。


这个提醒的声音立刻让我意识到我现在在想什么、为什么有点丧,帮助我后来更快想通、走出来。


“我现在心情不好”和“我意识到我自己现在心情不好”这两个视角的转变对我来说意义是重大的,它让我感觉有一个客观理性的自己在陪伴着自己。


很多难熬的抑郁时刻基本上是由各种各样不如意的小时刻堆积起来的,有一段时间忘记了快乐是什么感觉,问自己为什么不开心也找不到答案,可能从来没有过内心客观理性的声音拉自己一把,没有在平日里刻意培养出这种自我救赎的力量。


这种力量,就像是现在感受到的元认知的能力——你知道自己的意识在做什么,你看得清自己的情绪状态,你不会轻易被牵着走,你有选择沉浸其中或随时走出来的自由。


它特别像《哈利波特》里边的守护神,在遇到摄魂怪时,大家都会忘记人生中所有快乐的回忆,只能想起恐惧、痛苦,仅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重获快乐,但是念咒召唤守护神,你的守护神就会出来帮助赶走摄魂怪。不过,这是一种高级魔法,想要熟练掌握必须要练习。


回到我们的世界,我们平日要练习的,就是提升召唤守护神的能力。


内心那个旁观者清的声音、那个能准确察觉到自己心情的能力,就是对意识的感知,像是冥想时去感知意识流动的能力,最后有意识地掌控自己的意识。

如何介绍、形容此次Group Coaching:


可以一起探讨生活中的迷茫,一不小心从别人的阐述里找到光。


能为你提供多个看问题的角度,也能让你主动去思考从未想过的问题。会让你对自己的状态有更深刻的觉察意识,愿意主动去了解、探索自己的内心。


只要你能全情投入,就能体验到一场润物细无声的改变。


你以为没什么变化,但实际是潜移默化,coaching中听到过的有共鸣的话语会在之后恰当的时刻回荡在你脑海。

Group Coaching适合什么样的人:


适合想要改变但只是说说却没行动的人。它能帮你心中的种子浇点水,然后发芽。

对Life Coaching的理解是什么:


让你先做回意识的主人,然后再有效地指导行动。唤醒你内心的力量,让一个清醒的你带着自己追求美好。

以上,就是我在参加Group Coaching时的想法。


结语


你呢?你在参加Group Coaching时会想什么?


也给自己一个自我观察的机会吧,踏上这段旅程,去听自己的心,听听内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