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7) | “性”绝不仅是身体上的互动,而是两人关系动态模式的体现

“约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坐在贾先生的埃斯顿马丁的车上问他。

我与贾先生将共进我们的第一次“晚餐”,这也将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的“约会”。

来到美国之后,才知道西方人谈恋爱有好多不成文的规则:


例如男女出去吃顿饭什么的,尤其是中午饭完全不会被视作约会,但是“晚餐”就不同了。“晚餐”由于其浪漫的性质代表着双方愿意在浪漫的恋情上进一步。

关于“约会”,还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例如大家普遍认同的是第一次约会后可以接吻,第三次至第五次约会后可以开始有性行为发生。

一般如果第一次约会两个人感觉不错,那么男方会在第一次约会后的三天左右打电话给女士安排第二次的约会。


诸如此类吧。

之前与初恋8年的交往,我们谈不上什么时候是开始正式“约会”的。我们就是那样开始了,像过家家一样。

所以当贾先生正式邀请我与他共进晚餐,说这将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的“约会”时,我一方面有点儿带着兴奋的好奇,哈哈,终于我也可以“约会”一次了。另一方面,我在网上开始查“约会”到底代表什么。

我喜欢进入和走出他车里的那种“自豪感”。


我喜欢他带我出入高档餐厅让我尝到很多以前从未尝到的美食。

我很享受被追求、被关注的感觉。


我更喜欢自己似乎能够驾驭这个男人,让他在我面前尽折腰的控制感。


除此之外,我从未想过我和贾先生的未来。


他已经41岁了,整整大我14岁。我36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是50岁的“老人”了。(那时候的我,觉得50岁的人和我是两代人)


我肯定能够找到比他更好的。


“反正现在也是我占主动权,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安慰自己说。

“约会”的突然提上议程让我意识到事情慢慢朝着自己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我们已经吃了三个星期的午饭了,吃晚餐是一个最自然的、最合情合理的“下一步”。如果拒绝了晚餐,那么也就不会有午餐和这些关注了。

“约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再次问贾先生。


他笑了笑,装作没听见。

于是我继续问他:“约会以后一般会做什么?我们是不是约会太早了?我还不了解你呢。“


”小朋友,我们已经认识三个星期了。约会之后两个人会回家做爱。”他一字一句地说,就像是给小学生普及性教育常识。

“我可不会跟你发生关系的。不可能的。你想也不要想。绝对不可能的。”我对他说。

“性”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挺陌生甚至挺无趣的概念。


和初恋前任在一起的8年里,我们两个人对我公认的评价就是“我是性冷淡”。

那时候的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做爱”到底有什么意思。我又不想怀孕,为什么要把时间耽误在这上面呢?太浪费时间了。

题外话:


长时间心理咨询之后,我才开始理解“性”其实是一个好复杂的话题。


它绝不仅仅是两个人身体上的互动,而是一种两个人之间关系动态模式的体现。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色戒》这部片子中的性爱片段全部被剪掉之后,整个故事开始变得莫名其妙,没有任何厚度可言。


甚至我们可以说,“性”本质上反应的是两个人各自在关系里的地位、社会结构里的所属、经济、文化、传统、情感表达模式、社会教化、与原生家庭的关系、父母之间的关系、过去以及未来等一切一切的综合体。


当然,有机会,我们再回顾这个话题吧。


在现在的我看来,一个女人“性观念”的成长一定是这个"变强”过程中无可避免的。

“没问题,我们走着看吧。”贾先生说。


“真的,我不是开玩笑的。今天晚上我觉得不会跟你做那个的。绝对绝对不可能。”我将身体完全转过去面对他,望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Okay。”他没有转过头看我,继续开车。


得到他明确的答案,我转过身,心想今天晚上是安全的。

-----------


晚饭吃完,他开车送我回家。他将艾斯丁马顿的车棚打开。

这是我第一次坐在敞篷车里。在高速公路上埃斯顿马丁的引擎声音不断增大,车速不断提高。伴着眼前正前方橙红色晚霞的映照,我微微地扬起下巴,闭上双眼,感受着强烈的风吹在脸上,头发四处飞舞的快感。

车速逐渐减慢,我睁开眼睛,我们下了高速公路,马上就要到我的公寓了。

“我想要看看你住的地方。”贾先生说。

“不行不行。我的房间乱得不行,真是不能见人的。”


我的房间仍就像我刚刚搬进新家的第一天那样杂乱无章。


行李衣服书本堆得满地都是。还有没有清理的外卖盒饭、酸奶瓶子等等也一定在书桌上等着我。

此外,我还想到在我床上或是屋子什么地方肯定还放着我这些天读的几本书:《性:所有高中生和大学生需要了解的性常识》、《为什么男人都爱坏女孩 》、《餐桌礼仪》、《我们的身体,我们自己》。

不能让他看到!他要是看到了,我在想什么他就一目了然了。


车停在了我的公寓门口。

“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放心吧。”贾先生说。

“真的真的,我真的不能让你上楼。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没有准备让任何人进我的屋子。你一看的话会吓一跳的。真的不行。下次下次。”

“不用担心。我就是想看看你的生活环境,对你多了解了解。你的房子有多乱,看你的车我已经就了解了。”


啊,是啊,他看到过我的车,里面外面他都仔细审视过一番。恐怕他已经知道我是特别乱的了。

“行了,看一下我就走。走吧!”他将车的引擎熄灭,打开驾驶座的门,走出车门。

我只好下车。

我一边开用钥匙开着公寓的大铁门,一边对他说,“真的,你做好心理准备。真的是特别特别的乱。肯定比你想得还要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