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41) | 每小时25美元到250美元,我是怎么做到提升自己的中文家教课时费的?

在《我的创业故事》第1篇中,我曾经提到:

我最开始做中文家教的时候,每小时收费25美元。


后来,我的收费提升到了每小时40美元,45美元,75美元,100美元,125美元,175美元,直到最后我每小时课时费涨到了250美元。

每小时250美元的时刻也是我决定不再私教学生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公司产生的价值已经远高于我自己的吭哧吭哧教学生了。


发表第一篇文章之后,陆陆续续有小伙伴发私信问我说,我是怎么做到最后能收到每小时250美元课时费的。


这篇文章里,我就跟你无保留地分享一下我是怎么做到的吧!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给你讲三个小故事。


虽然它们之间看起来没有啥联系,或是与我提到的这个服务定价的问题似乎没啥关系,但是请你耐心读完。

最后,我会让你看到它们之间的联系的。


-------


故事1

一天大名鼎鼎的画家毕加索在巴黎的一家餐馆用餐。

一个粉丝递给他一张纸巾,对他说,“你给我随便画个东西吧。然后开个价,多少钱我都付。”

毕加索听完,从裤兜里拿出一支笔,快速地在纸巾上画出了一只羊。

正当这个粉丝准备伸手接过纸巾的时候,毕加索说:“你欠我10万美元。”

粉丝大叫,“啊?有没有搞错啊?这个画也就用了你不到30秒钟而已。”

毕加索把画搓成一个纸球扔进了垃圾桶里,对粉丝说:“你错了。这副画用了我40年。”

-------


故事2

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有一家餐馆,在菜单上有据说是世界上最贵的汉堡,定价为5000美元。

我有一个朋友曾经光顾过那家餐厅。

她好奇地问服务员说,真的有人会花这么多钱买一个汉堡吗?


服务员说,是的,大约每年都会有十几个人买这个汉堡。


------


故事3

最开始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点我特别无法接受,那就是在我生气的时候他不会来“哄我”。

在我看来,我的情绪糟糕的时候,他是需要为其负责任的。


按照同样的思维逻辑,我也认为他情绪糟糕的时候,我有义务把他弄好了,那是我的责任。


而老公始终坚持的理念是:“你不需要为我的情绪负责任。我生气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

说实话,最初我听到他的这句观点感觉是对自己认知的一种颠覆:

首先,如果是一个人让另一个人生气了,难道这个人不应该为另一个人的生气负责任吗?

例如,当我父母对我说,你真是气死我了,难道不是我让他们生气的吗?


后来遇到了心理咨询师,我才开始真正理解并且接受老公的这一观点。


----------------


我的童年经历决定了我成年的认知,而我从小到大就认定了自己是需要为别人情绪负责的。

爸爸脸色阴沉的时候,妈妈会说:“快去跟你爸爸道歉。”


有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为什么道歉,但是我会道歉。


如果我不道歉的话,那么他的情绪就会继续坏着。


如果我道歉了,或是说了他想听的话,那么我的道歉就会发挥强大的作用,让爸爸情绪瞬间逆转。


我就像是万能的神,可以控制爸爸的心情。


这些经历送给我的认知就是:我可以控制另一个人的情绪,我需要为另一个人的情绪负责任。


故事总结

好了这三个故事我讲完了。

你觉得这几个故事和我给自己中文家教服务的定价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哈哈,让我来给你揭晓答案吧。


我们先说说第一个故事。


毕加索给我们的启示

毕加索的一句:“这幅画用了我四十年”精辟地总结了这样一个道理:


我们总是带着自己的全部进入到每一次与世界的互动之中的


我们卖的一幅画,是自己多年练习、体会人生、学习参考他人作品、周游世界、经历痛苦、走出痛苦等经历搭起来的。

我能给你写出这篇文章,是因为我读了好多书,每星期看心理咨询和与自己生活教练交流了将近10年,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做冥想,逆流而上做创业者十年之后写出来的。

而我教学生,从最初对中文教学一无所知,到后来自己将市面上所有的中英文书全买来精读一遍,到处花钱学习各种改变人类认知的方法(神经语言程序学NLP, 行为心理学),学习即兴表演(出于老师本质上就是表演者的考虑),营销销售技巧(基于所有的生意都是一半产品一半销售的考虑),在网上积累了十几万粉丝,等等等等之后,我才有底气去charge 每小时250美元。


我收费的不断提升一方面代表着我能给学生输送的价值不断提升;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方面,那就是收费的提升是我对自身价值的自我认识不断提升的过程。

换句话说,我更自信了。

也许和每小时25美元相比,我收费每小时250美元并不一定代表我的教学水平是之前的10倍,但是如果把其他一切综合因素加起来,我个人在那个阶段里的价值就是从前的10倍不止。


为什么我鼓励你走出体制

我之所以鼓励越来越多的小伙伴开始尝试走到体制外做自己的老板,一部分原因就是在体制外,我们的收入总是可以与自己的成长成正比。

我们的收入最终应该反应的是我们整个人生的总和。


哪怕就是见到一个新客户之后你不再紧张了,而且能够说服ta购买你的服务,那都是你成长之后积累的本事,都是应该在我们的收入中有所体现的。

而在体制内,当别人决定我们的收入的时候,当我们的收入只能反映出我们自身很少一部分的时候,我们的收入能力实际上是被框死了。


成长与收入不再直接挂钩。

收入由他人定义,而不由我们决定。


收入无法反映出你全部的价值。


汉堡包的启示

卖汉堡这家店也很有气场:

我就是开了这个天价了。怎么着?

你爱买不买。你不买有人买。

就算没人买,我不是还有别的便宜点儿的东西你可以买嘛!

汉堡店给我们的商业启示就是:


我们可以把产品(或者服务)根据自己认定的价值来定价放在那里,然后就不用想别的了。

我们不用要替顾客去想,他们能不能负担的起啊?他们觉得值不值得啊?


那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事情。

我们做自己就好,设定符合自己价值的的价格就好,别人接不接受是他们的事情,负不负担得起是他们自己需要考虑的事情。

我们不用大包大揽替别人做决定,好像别人像是小朋友,没有能力为自己人生做决定一样。


你可能存在的驳斥


现在有可能你心里的问题是:秧秧,难道你在暗示我,我随便想怎么定价都可以?

如果狮子大开口,没人购买我的服务怎么办?


嗯, 这是我的回答:

我们之所以会在这里讨论这件事情,是因为很多创业者,其实已经有一个自己心目中理想的价格了,但是由于各种各样来自自己心理的障碍,这些创业者最终会忍气吞声,咬咬自己的舌头把自己的愿望给咽下去。

这些心理障碍可能包括:

  • 有些时候是因为觉得自己不配。

  • 有时候是怕顾客付不起。

  • 有些时候是因为怕别人觉得自己太注重钱,太功利。

  • 有时候是左右望望其他同样没有自信的同行设定的价格,然后觉得自己也应该和他们做得差不多。

  • 其他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理由

每次创业者与我交流,在我问题的引导下,他们都会开始意识到自我设限的各种各样的思想障碍。


这些思想障碍导致他们无法自信地定出反映他们自身价值的价格。


这些创业者的共同点就是他们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而作为创业者的生活教练,我的责任就是帮他们把自己这块绊脚石给移开。

此外,我还想说,之所以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件事情,就是因为自我设限严重的创业者最终总是会给自己选一个最差选项,并且给自己各种理由(本质上就是局限的执念)来让自己的决定合理化。

而那些不给自己设限的创业者早已经给自己设了个让自己满意的价格。

成了,他们满意。

不成,他们有机会开始思考是自己实力真的不够,需要提升产品(或是服务)质量,还是营销做得不好。


总之,他们不会在还没有接受市场检验之前就被自己内心的恐惧和低价值感打到,剥夺了让客户替自己做决定的机会。

我和老公关系的启示

在与情绪稳定且成熟的老公相处过程中,我逐渐学会了为自己的情绪负责任,也允许别人为他们的情绪负责任。放手让他们做自己。

这是一种无比解脱和自由的认知。

我将这种理念延伸至生活其他方面,那就是我真的慢慢开始学会不去在乎其他人会不会喜欢我,怎么看我。


我就做自己就好了。


如果你喜欢我,你就靠拢过来和我做朋友,做同事,做粉丝,做客户。如果你不喜欢,你也自便。

大家都是精神独立的个体,我不需要替你把你应该考虑的问题考虑了。

How you do anything is how you do everything. 你怎么做任何事就是你怎么做一切事。

把这种只需为自己行为负责任的理念延伸至事业上就是:


随着我的成长,我每个小时的价值自然就提高了。


哪怕作为家教,市场上的价格可能只是几十美元一小时,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就是觉得那时候的我每小时起码需要charge 250美元了。

我的价值就到那里了。


如果现在学生再来找我让我教中文,问我收每小时多少钱,我可能会回答,每小时5000美元。

学生会说,凭什么?

我会说,这就是我的价。


现在的我并不再想教学生学中文,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让我教学生,我就是这个价。

定什么价是我的选择,要不要跟我学是你的选择。


我无需根据我能想到的每一个人是否能够支付我的价格来制定我的价格。

所以回答那些问我是怎样将自己的每小时课程价格不断提升的,我的回答就是:


当我开始相信自己的价值,当我觉得我不需要替别人做他们应该做的决定,当我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当成一个独立的、有能力为自己做出最好选择的个体的时候,我就能定出这个价格了。


改变的过程

那我怎样才走到这一步呢?

两个字:外力

我是心理咨询以及生活教练的100%坚定信仰者、拥护者、推崇者。


心理咨询师帮我把“我是一个残次品”这样一个自卑的坑给填上了。

我不再厌恶自己,不再时刻依赖别人这块镜子来反射出自己的价值。


生活教练帮助我建楼。

她让我看到自己的价值,确信自己的价值,在这样的前提下去做商业决定。


根本上,我的价格体现的是我的自信,而我的自信是这么多年来外力与我自己共同作用的结果。

看似价格的制定是一拍脑门就出来的事情,或是一个人张口就可以定一个价格,但是不自信的人是定不出一个符合他自身潜力的价格的。


定价与我的第二份教练事业

现在我已经不是中文老师了,我成为了一名生活教练,一名创业者、自媒体人和教练们的生活教练。


在财务这一块,我对自己是有期待的。

在未来,我在新的事业上的财务目标是,除了拥有一个行业内最具影响力的教练培训的机构之外,我也希望成为那些顶尖创业者的教练。


那时候,我不需要有太多客户,每年5个就好,每人每年的教练费大概在20万美元。

当然,到达那里,我还有很多个人成长的工作要做。


目前来说,倾尽一切全力对创业者、自媒体人还有教练们所面临的最真实挑战了如指掌,以及不断精益自己的教练方法和技能,真正帮助这个群体崛起才是我现阶段的聚焦点。

我想说什么

像创业者、自媒体人、教练这样的职业,很多时候所有所谓商业上的决策和行为,只不过是我们内在世界的向外投射而已。

内在世界是因,外在世界是果。

要想改变我们的外在,我们必须从改变内在开始,仅此一条路。


怎么改变自己的内在?


我们需要付出很多很多自己的努力,而引入外力可以缩短这一过程,并且保证方向是正确的。

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而你童年的创伤仍然影响着你的成年世界的生活,那么有机会看一下心理咨询吧。

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你想把自己所有一切外在的决定和行为之下的底层逻辑以及惯性思维搞清,看看它们是如何阻碍了你的发展的,那么找一个教练吧。

我们每个人都是可以用上一些外力的,这是我坚信的能让我们改变的最有效的方法,没有之一。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