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39) | 为啥学霸创业容易抑郁?

2010年我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创业,我一下成为了自己的老板,成了一个没组织的人。

再也没有了条条框框的约束,再也没有人告诉我工作必须什么时候完成,绩效考核是什么内容,上班时间几点到几点。

我的面前只有自由。


而谁又能想到,听起来如此令人激动的“自由”二字并不是谁都能消受得起的。


对于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来说,对于从来没有行使过自由权的人来说,“自由”不是一种馈赠,而是一种负担。


在没有任何规定、纪律、约束的情况下,我无意识地将中学的生活完完全全复制到了我的成人世界中。


我彻底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在创业中重回学生机器时代

每本有关创业的书籍都会告诉你,要想做成功一件事,首先得要有一个清晰的目标,然后根据目标制定工作计划。


“我的目标是什么呢?” 创业初期的我反复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的近期目标是写完《初级汉语口语》的全部课程脚本,一共120课。”


这是一个很实在的目标。


“根据过往的经验,我每天能写两课,那么60天能写完。那按照每星期工作5天算,我应该可以在12个星期,也就是3个月之内完成。好的,那我的目标就设定为在3个月之内完成120课脚本的写作。”

我在纸上写下了这个新目标。


“不对!每天写两课的工作量是根据每天只工作8小时来算的。”


“如果我每天工作12个小时,那么一天就可以写3课,这样写完120课我只需要40天,也就是8个星期两个月就可以完成了。那我是不是应该将目标设定在两个月,或者更短的时间里呢?”


我将之前的目标划掉,把新的目标改成了“在两个月之内完成全部的脚本写作”。


“不对,还有问题。我现在是按照我每星期只工作5天来算的。如果我不休周六周日的话,每星期工作七天,那么其实我不到6个星期就可以达到目标了。”


我再次修改目标。

望着纸上的目标,“每天工作12小时,不休周六日,在6个星期里完成120课脚本的写作”。


顿时我觉得生活充实,非常有有方向感。


于是,从创业起,我开始正式恢复中学的作息时间。


24小时里,除了吃喝拉撒睡,我全部投入工作。

唯一不同的是,高中里,我有限量的学习目标。


我清晰地知道今天需要掌握哪些知识,明天需要掌握哪些知识。只要我把今天该做的完成了,我就可以安心入睡了,毕竟第二天还要一早起床上学。

但是创业生活中,没有任何明文规定,也没有任何人为我设计好事业的蓝图。


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有所依据的情况下,工作开始向空气一样向我生活中的每一个空隙弥漫与侵蚀。

除非男友开始抱怨了,否则我会一直工作到困得睁不开眼睛为止。然后第二天清晨一睁眼,我会一下跃起坐到电脑前,开始工作。

我甚至把之前设定的激进目标抛之脑后,每天没有了12个小时工作的限制。我每天只要睁着眼就要工作。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创业的头3年里,我每天像机器一样高速运转着。

在高中,起码还有老师、家庭、或是学校定时“开启”和“关闭”我们这些“学习机器”。但是在创业过程中,当一切外在控制全部消失的时候,我这台机器只能习惯性地不停息运转,直到我再也运转不动的那一刻为止。


创业后的第三年,我陷入了极度抑郁的状态。


没有经历过“抑郁”的你可能在问,“抑郁”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这么说吧,“抑郁”的时候,无论屋外阳光多么明媚,天色如何湛蓝,我都会觉得天是灰色的,世界是灰色的,好像自己的思想、感觉、意识全部被一层乌云笼罩着,将我与世界隔绝开来。

看到他人谈笑风生,我会觉得难以理解。世界上怎么会有我和他们同时存在呢?我们看到的是同一个世界吗?

我想象不到世界上有任何事情能够让我开心。更具体的说,没有任何事情能让我有感觉,任何感觉。我整个人是麻木的。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具行尸走兽,关闭了一切感官,拽着僵硬的身躯,拖着烂死的双腿匍匐向前。

在日记中我曾写到: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头推磨的驴,身心俱疲、遍体鳞伤,但是仍然被主人(自己)鞭打着前行。”


“但是无论主人怎么鞭打与呵斥,这头驴就是站不起来了。”


“也许是因为这头驴真的是太累了,它真的走不动了,因为它从来没有休息过。其实,它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休息。”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工具,一个达到某个目标的工具。好像我的快乐不重要,我的感觉不重要,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都不重要,因为我只是他妈的一个工具。”


“有时候我忙着赶路,至于要去哪儿,我都已经搞不清楚了。我只知道我必须一直向前,这也是我唯一熟悉的生存方式。”


我永远都不够好!

“我太娇气了,根本不适合创业。这些天动不动就哭,莫名其妙的。这么点儿小事我都应对成这样,怎么可能做大事?”

我开始抽泣。


咨询师给我递上一盒纸巾。我抽出一张纸,擦了擦眼泪,继续。


“我真一点儿苦都吃不了。我每天觉得就是特别疲惫,觉得特别麻木。我怎么这么懒?”


我低下头,开始揪自己的头发。


“为什么我这么孬种,那么没出息?”


我开始大声哭泣,而且用手击打自己的脑袋。

“Stop it. Don’t do that!” 咨询师抓住我的手,喝令我停止自虐。


我逐渐平静。

我已经在这样的自我激将中循环往复了太多次。这是我熟悉的与自我对话的方式。

通常,这种“自我训斥”,“激将”会让我振作,重新爆发工作的热情。然而,我发现,它已经失效了。


不仅失效,反而是雪上加霜。每次的“激将”就像是在我已经流血的伤口上又抽了一鞭。

可是,我自己停止不了,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停止。


“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刻薄?”咨询师问我。

刻薄?我对自己刻薄?

我很少考虑自己是怎么对待自己的。

这也是我需要问自己的问题吗?这个问题重要吗?

这里的美国人一天到晚喜欢问自己“我幸福吗”,“我快乐吗”。我总觉得这是一个很没出息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应该是“你成功吗”?


以前相亲节目里马诺的一句“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泣也不要坐在自行车上微笑”让她家喻户晓,或是臭名昭著。

撇开那完全的物质主义,其实她的想法和我又何尝不是异曲同工呢?

那种只关注外在的“让人羡慕、人上人“的生活超越了对自己自身的关注。


听起来,这会让人觉得我和她是物质的,冷血的。

但是这并非我们的本意。


如果这只是我们熟悉的存在方式,在没有其他“输入”进入的时候,我们怎可能跳出曾经的思维框架而开始问自己一句“我开心吗”,或是“为什么我对自己那么刻薄”?

不过,我是幸运的,我有很多改变的机会和土壤。

第一,我身边有很多和我想法不一样的人。那些关注感觉、尊重人性、真正有爱的人就在我身边。


小印、我的咨询师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出现与存在让我有可能看到世界的另一面,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


第二,在抑郁中的极度绝望让我体验过跌倒谷底的感觉,而这种痛苦超越了一切其他所谓“成功”可以带来的快感。


“抑郁”是一种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理解的绝望的感觉。那是一种望着眼前无底的黑洞但是又不不知道前方在哪里的恐惧。

“抑郁”让所有的“成功”和“浮华”变得毫无意义,似乎没有任何外在的“成功”可以让这种痛苦变得值得。


因为“抑郁”真的是太痛了,而我真的不想那么痛苦了。

“我是不是在无病呻吟,抱怨着一些第一世界国家的问题?多少人非洲小朋友还吃不上饭呢?还有多少人被疾病困扰?我在这里自怜自艾什么呢?”

我自言自语的同时强迫自己挤出一个微笑。

这些都是我变相自我激励的问题。

我坐在美国的心理咨询室里面,花着每45分钟150美元的价钱来抱怨自己的情绪不好。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小题大做,是一种“更没有出息”的表现。


哪个成功人士会花那么多时间哭哭啼啼?真正强的人早就把这些小情绪压下去了,继续若无其事地走下去了。

真正强的人早就已经在做实事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够好?”咨询师问我。


“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经常听美国人提到这个“not good enough”的说法,尤其是在提到通往幸福道路上的障碍时。但是,我总觉得这又是美国人无病呻吟下提出的另一“说法”而已。


“你最近一次有没有做成一件什么事情,你觉得是可以让你骄傲的?”


“嗯...”我冥思苦想了一下,然后说:“这个不知道算不算,就在前不久,我刚刚推出了我的视频网站。里面有将近100个视频。我用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才把它建好。”

“很好。那网站推出之后,你对自己说了什么?”


我开始回忆。

网站推出之后,我急忙打电话给小印,让他去看。

他告诉我他有多为我骄傲。他告诉我我日以继日的努力终于有成果了,我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放下电话,我大概兴奋了5分钟。但是,很快,我的内心的对话就变了。


“原定是半年就推出网站的,但是用了一年半才推出来。这不是无效、无能这是什么?“

“你找的这个程序员要不是没有水平,要不然就是在糊弄你。秧秧,你就是太幼稚,根本不会看人。连看人的能力你都没有,你怎么做公司?”

“你还原以为凭着社交网络上积累的粉丝,一下子就会有好多用户,但是你看,都快半天过去了,购买会员的人也就那么十几个。秧秧,你就是太自大,太幼稚。好高骛远。”

想到这些,我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对自己说的话从来都是特别消极的。真的好像没有好听的鼓励的话。”

“你问我,怎么样走出来——”咨询师说:“你需要改变与自己的对话。”

“首先,你不是你的问题。你可以犯错误,做一个错误的选择,但是你不是那个错误。”

你不是那个错误。


你不是那个错误。


你不是那个错误。

她的话像回音一样在我的头脑中回旋着,我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我们在心理咨询中展现的情绪都是一个内心思想的很好反应。一个好的心理咨询师总会在仔细观察来访者的的同时,鼓励她去面对、认识、熟悉自己的情感,像是鼓励她去结识一个新朋友一样。

她问,“你为什么会哭?”

我没有回答,还是在哭。


“你不是一个错误”这句话好像是对着那个站在爸爸面前假装忏悔的7岁的小姑娘说的。


你生下来是可爱的,你生下来是完美无缺的。你生下来就是一个美丽的小人。

你可能因为想玩儿不想弹钢琴,但是那不是因为你懒,而是因为你是一个孩子,那是你的天性。

你可能跟父亲顶嘴,那不是你不尊重他,那是因为你尽管小,但是你是有自己想法的。


你可能经常犯这样那样的小错,但是不犯错,不摔跤,你怎么知道人生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你不是你错误的集合。

你不是一个错误。

我已经泣不成声,而咨询师就在旁边静静地陪着我,给我许可,让我去花时间去怜惜、去陪伴我心底的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生下来本质就是坏的小姑娘。

那天,我似乎感到自己的心中生出了一个小火苗,好像是那个6岁的我为现在的我点燃的小蜡烛。

这让我感到了一点点小温暖,让我初初尝到了一点儿“爱自己”的滋味。


慢慢的,这种“自爱”成了我创业过程中可以源源不断自我补给的动力,不断给我提升能量,帮我渡过创业的每一道艰难关口。

而“自爱”又成了我第二份事业生活教练的缘由。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当我已经足够爱自己的时候,溢出的部分将流向那些我可以帮助到的人。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