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33) | 我是这样变成了一名“女权主义者”的 (建议也适用于男同胞)

性别视角带来的痛苦

那一晚我捶地痛哭,问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过得这么惨?为什么他那么没用?

其实,我的问题都是在"性别"的限定下形成的。

我问题背后的隐语其实是:

为什么作为女人,我会过得这么惨?


为什么作为男人,他那么没用?


现在的我看那个夜晚,我会了解,我大部分的痛苦并不来自当时所处的情况本身。我的痛苦来自我的“性别视角”,“性别滤镜”。


英文里有这样一句话: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痛苦”无可避免,而我们可以选择不受其折磨。换句话说,生活中一定有痛,但未必是苦。


“痛苦”之所以会过渡到“备受折磨”,原因就是我们加上了自己的滤镜,而这个滤镜是“性别”。


例如:


事实1:我给小印钱。


性别滤镜:一个女人竟然在资助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竟然还敢接受。这个男人太没出息了。


去性别的“人性滤镜”:两个人彼此相爱,会在彼此有困难的时候帮助对方。

事实2:因为帮助小印,我生活遇到了困难,而小印却没能在身边帮助我。


性别滤镜:一个男人竟然让他的女人受这种苦。这还没结婚呢,要是结婚了,这个女人岂不是要一辈子受苦,最终变成黄脸婆。


去性别的“人性滤镜”:

首先,生活中遇到困难那是再正常不过的。除非不尝试任何新的事情,否则做任何事情都是存在风险的。生活的本质就是变化的啊,有高就有低。起伏才是默认值啊,更何况是创业。


创业创业,创的就是新的没存在过的东西,世界上有哪个新东西一上来就顺顺利利的?顺利的那个不叫创业,那叫按地图开车。

此外,两个人都是健康、聪明、有主观能动性的个体。小印在中国出差帮不了我,我可以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啊。

----------

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无性别滤镜的世界是怎样的?

我生平遇到过一些非常出色的女性,她们干练、有主见、在自己的领域叱咤风云,感觉是能把一辈子活出两辈子的那种。


在与她们的交流中,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她们在与人交往的时候,是没有特别强烈的性别意识的。


(注:这个总结不是基于什么数据统计,也没有被科学验证过,但是这是我很强烈的个人感受和经历。)


什么意思?我给你举个例子。

我的一位女性mentor曾经跟我提到,她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脑子里是不会有特别清晰的性别感的。比如说,她跟一个人谈判,对面的人是男是女她都不会特别在意,甚至有可能在事后都会忘记。


当时我听到她这么说,觉得特别诧异。


这怎么可能,一个人在你面前是男是女你都没意识,事后都有可能记不住?太夸张了。


她解释说,她关心的是事情本身,而对面的是一个人,一个也关心这件事情的人,就是这么简单。


她真的可以对性别“视而不见”?

说实话,当时这个Mentor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只是拿它当奇闻异事来听。

后来,我遇到了小印,我才开始真正了解到,这样的人是存在的。不多,但是是存在的。


滤镜是一切不幸福的根源

小印在我口里有一个绰号,叫做”big buddha”, 大佛爷。


为什么?


其实,不是说他这个人无欲无求,而是他有着佛教里的那种non-judgement的境界。他看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个人,而不是他的标签。换句话说,他脑子里没有那么多的滤镜将人过滤。


记得第一次去他家见他的父母的时候,我发现事前他的父母好像并不知道我是中国人。在小印的观念里,中国人,美国人,印度人,好像都不是用来定义我的。我就是秧秧,他喜欢的秧秧。

听起来是不是特别奇怪?

同样,性别也是如此。在他眼中,性别好像也不存在。


例如,他们公司招了一个新的技术总监,之后我见到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女性。


我问他,怎么没提到这个人是个女性?


他的回答是:“有区别吗?”


遇到了小印之后,我才开始留意到,有好多优秀成功的女性都是没有太强的性别观念的。


她们做事的起因永远都不是性别。


从前的我只是觉得她们是女人中的另类,认为她们之所以成功可能就是因为她们天生就是这种另类。


但是现在,我有了不一样的结论。


她们并不是女人中的另类。她们只是有着女权主义,或是平权主义思想的女人而已。也许她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是她们是。


也许在她们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里,她们很少听到那些带着“性别滤镜”的说法,例如“人家老婆对老公都是服服帖帖的,怎么就你一天到晚那么强势?”


或者,也许她们像我一样,在生活的磨练中,被逼得不得不摘掉“性别滤镜”才能生存和发展。


“无性别滤镜”与她们的“成功”之间有可能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两者互为因果。

无论如何,这种“无性别滤镜”带给她们的是“不受限的人生”。


她们的上限永远不是性别定义下的天空。

她们的上限永远都只是她们自己。

性别滤镜带来的局限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我曾经提到过有不少优秀的女性一旦进入一段亲密关系或是婚姻,立刻她的事业就开始走下坡路。

很多女明星似乎也逃不开这种命运。


为什么是这样的呢?


我觉得我可以拿自己举例来回答这个问题。


在没有亲密关系的时候,我就是我自己。我会有很多的缺点和局限,但是那都是我自己的缺点和局限。


所以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成也是我败也是我。


我是自己的上限和下限。


但是,一旦当我进入亲密关系后,我就好像是被上了咒语一样,一下子被推到“亲密关系的舞台”上。


在这个舞台上,我有已经为我准备好的剧本。在这个剧本里,我的角色一下子从“我”变成了“女人”,而“女人”这个角色的基本默认值就是“小”和“弱”。


这有点儿像在没有进入亲密关系之前,我住在一个“人性”的盒子里。那里很宽广,很舒服,空间很大。我可以跑,可以飞,而且无论我做什么,都触及不到边界。

在那里,我可以有坚定的想法、宏伟的抱负和想要变得富有的决心。


这个状态下的我是扩展性的,成长性的。


但是进入亲密关系之后,我会立刻抛掉了我“人性”的盒子,一头扎进了“女性”的盒子。在这里,我动不动就会触碰到边界。


我飞不起来,也跑不起来。


可笑的是,谁又没有逼我走进去,是我自己像那只一听到铃铛就流口水的小狗狗一样,条件反射式地、乖乖地将自己压扁,缩小,塞了进去。

在这里,坚定的想法变成了“强势”,宏伟的抱负变成了“野心”,对财富的渴望变成了“贪婪”。

打破亲密关系的诅咒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说:


秧秧,我明白了,原来都是“亲密关系”惹的祸。本来我就觉得单身一人挺好,你这么一说,更加坚定了我单身的想法。

且慢,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亲密关系不是问题,性别视角过滤下的亲密关系才是问题。

带着强烈的性别视角进入一段亲密关系时,我们一看到“男人”,自己就变成了“女人”。


这时候,“男人”和“女人”早已经超出了生理范畴,而成为了社会对我们角色的构建,成为了社会对我们的“我们应该是谁”的要求。


这个“我们应该是谁”真的很局限。在这样的大伞下生活,我们人生的路只会越走越窄。


我想说什么?


我想说,一个女性要想活出自己的潜力,抛弃那些束缚女性的“性别视角”是唯一的出路。

怎样知道自己有没有戴“性别滤镜”?

这里,我给你推荐一本女权主义的启蒙书籍 《亲爱的安吉维拉》。英文书名是《Dear Ijeawele》。


这本书里,作者的朋友向作者询问如何将自己的女儿培养成为一名女权主义者。于是作者给出了两个工具和15条建议。

这本书非常的短小,估计一两个小时就能看完。我第一次接触到这本书是在朋友艳君联合创始的《女性成长读书会》上读到的。


为什么会做“女性成长读书会”?

这本书中提到了一个我个人觉得非常有用的工具,那就是:


能在交换性别角色后获得相同的结论吗?

我觉得每当我们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带着“性别视角”的时候,这个工具就能派上用场。

例如,


我想知道“我很纠结于我给小印钱这样一个事实”是不是带着“性别视角”,我就可以问自己,“如果性别角色交换后,我还会得出相同的结论吗?”

那好,我就可以问自己,如果我是男人,小印是女人,那我还会纠结我给小印钱吗?我想答案是“我不会在纠结了”。


你看,性别换了之后结论就不一样了。这说明我戴了“性别”的滤镜。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抛弃这种“滤镜”?

抛弃“性别滤镜”

滤镜也好,视角也罢,它都是一种“条件反射般”的观念。

改变任何观念的前提和首要步骤都是“意识”。意识是“条件反射”的天敌。

当我们对这种自动应激式的反应有了意识之后,我们就等于在我们的信仰天花板上捅了几下,让它松动。

意识越强,它松动的越厉害,直至最后倒塌。

那我们怎样获得新的意识?

答案:外力。

什么外力?

书、人和经历。

开始读一些女权主义的书籍吧。如果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你可以从《亲爱的安吉维拉》这本书开始。

此外,我推荐的关于这个话题的书籍还包括:

  • 《向前一步》- 脸书COO 桑德拉伯格

  • 《女性时刻》- 梅琳达盖茨

  • 《Untamed》- 我最喜欢的女作家之一Glennon Doyle

  • 《Eat Pray Love》- 我最喜欢的女作家之二写Elizabeth Gilbert, 后来这本书变成了茱莉亚罗伯茨演的电影

  • 《Girl wash your face》- 美国女性生活教练Rachel Hollis

  • 《Wolfpack》- 前美国女足国家队队长Abby Wambach写的,“记得你是一匹狼;你不是小红帽。”

  • 《Becoming》- 米歇尔奥巴马的自传

此外,所有你佩服喜爱的女性写的自传我都鼓励去阅读!


我们需要不断走出自己已有的圈子去看到一个更大的世界。而书,就是那个更大的世界。



结识有女权主义、平权主义观念的,思想不受性别局限的人,像我的那个女性mentor, 像小印这样的人。


找到有女权主义观念的生活教练或是心理咨询师 ,让她与你一起拿起放大镜,去审视你思想中每一个自我设限的观念。

我们的内在是因,外在是果。外在世界永远都是我们内心世界在外部世界的投影而已。

如果你不满意你的外在世界,那么从改变你的内在世界开始吧。

最终,你要的就是把自己所有那些局限性的执念剖析得体无完肤,让它们不敢再在你的头脑中停留了。

经历

带着你在女权主义中获得的意识,进入到生活的点点滴滴中。


Question Everything!


不断去质疑你所有的语言、行动、想法。


问自己,我这么想这么说这么做,是出于我作为一个女性,还是出于我作为一个人,一个独一无二的人呢?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