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31) | 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夜 - 我快要流浪街头了

在小印发现自己无法按月交付房子的按揭贷款时,我们也发现了另外一个不幸中的万幸,一个美国金融制度里出现的重大纰漏——

在这么多年来小印的房子的贷款在不断被各家银行买来卖去的过程中(亦是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之一),他的房子的房产证已经不知道流落到哪里了。


这就意味着,即使他不再交付每月的按揭贷款,由于没有任何银行或是机构可以证明对于房子的拥有权,因此没人可以对房屋进行foreclose。


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暂时不交任何费用地合法地住在里面。尽管这是短暂的,但是却犹如雪中送炭,给我们一些喘息的空间。


我将自己的一室公寓退掉,搬进小印的房子,并将自己的办公室转租,这样就省下了我自己部分的所有房租。


我将一对一的面对面教学转成网上的Skype教学还提高了单课售价(每小时75美元增至每小时100美元)。

这时候,我在已有付费学生中已经确立了比较稳固的学生基础和信任,所以并不会因为形式的转变或是学费的提升而流失学生。

此外,随着我在网上放的视频拥有越来越多的学生“粉丝”,我开始拥有了地域上更广泛的学生来源,不仅仅是美国,所以总体收入不断上涨。

最高阶段,我银行卡上的存款竟然超过了2万美元。这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是个令自己骄傲的数字。


这样一来,我和小印两个人都不用将钱花在租房上面,我们需要考虑的仅是吃饭和其他交通保险之类的较小费用。


当然,我的创业仍在继续着,我仍在支付着与日俱增的视频剪辑费用:每个月几千美元都会被花出去。

我们彼此都对生活都做了很多调整。


首先,我们不再外出吃饭。


小印每个周末会给我们做出一个星期要吃的东西。幸运的是,他是一个很棒的厨师,而且骨子里喜欢在厨房里搞创新。


我呢,也开始省吃俭用,竟然去超市买东西之前先做计划了,而不是临时想到什么买什么。


此外我还开始比较价格以及对超市里的食物打折变得更为敏感。


以前我买东西都是不看价钱的,而现在,哪怕是一瓶酸奶,我都会比较1.25美元和1.5美元的哪个性价比更高。


尽管我们两个都在节衣缩食,但是我一个人的收入还是承担不起两个人的花销以及我在视频里不断的投入。

不到半年,我的存款就捉襟见底了。


我不得已开始把自己的一些小资产拿到网上卖,例如之前贾先生生日送给我的蒂凡尼项链,以及小印之前圣诞节送给我的电子钢琴等等。


但是开源不够快,节流不够多,终于有一天,在小印去中国出差的那个夜晚,家里停电了。

原来早在几个月前,小印的信用卡就已经被maxed out,但是疲于不断找新项目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我们需要补交将近400美元的电费及罚款金,而此时,我银行卡里只剩下不到200美元。


如果你现在在问,为什么小印不去做些别的事情赚钱,为什么要靠你?


我的回答是,当一个人开始创业的时候,他肩上背负的就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了,还有他的员工,甚至是他员工的家人。


这是一种没有创业过的人很难想象的压力。


作为创始人,他不能倒下。他无论如何得从地面爬起来,放下自己所有的自我怀疑、疲倦、迷茫、困惑,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不停地,一直往前走,直到所有的人被再次托起为止。


对于小印来说,他找到一份让他和我过得都很舒服的朝九晚五的工作非常容易,但那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我想要的。

他的肩上是剩下那二十几个愿意跟他一同并肩作战的员工。他们需要生存,而前提是,他们的领导选择继续将他们扛起。


小印从未放弃他们,而我也从未放弃小印。

于是他扛起了他们,而我,在困境中,完全乱了阵脚。


----------

人生中最黑暗的夜晚


在那个停了电的夏季的夜晚,我一个独自坐在窗前,凝视着窗外幽暗的路灯。


屋外的月光照进窗子,在地毯上撒下了一道细细的光束。

整个屋子如此宁静,以至于我唯一能听到的就是自己头脑中的声音:


“秧秧,你连电费都付不起了,你马上就要流落街头了吧。”

我将头埋在双膝上,开始哭泣。

我该怎么办?生活怎么这么艰难?明天怎么办?我怎么落到这种境地,过得这么惨?

妈妈的话语开始在我耳边响起:

“跟对人,你一辈子幸福,跟不对人,你一辈子受苦。”


“女孩子家不要太辛苦,否则老得快。”


“生活好的前提一定是需要有一个强大的物质基础。”

“女孩子要成功,是需要有人为你搭建平台的。”


每次妈妈的声音出现在我头脑中的时候,我总是对自己说:


——那我的幸福,我的理想,我的追求呢?不重要吗?这些能是靠物质来衡量的吗?

——为什么她当妈妈的只能看到最肤浅表面的东西,而对于我想追求的深度和广度完全不理会?


——找个有钱的男友老公就会幸福吗?不愁吃不愁穿,不用为钱忧虑,让我麻木、思想空洞地、望眼欲穿地等着他回家临幸一晚,这就是我存在的价值吗?

——为什么只能是男人帮助我?为什么不能是我来帮助他?我的权利和义务呢?

——我是不是就是生来就要坐享其成,享受别人胜利的果实的呢?也许我贡献的是一张还没皱纹,看得还算赏心悦目的脸,一个还算年轻、没有经历过怀孕没有下垂的身子,还有一个可以让他来炫耀的知性花瓶资本。但是我是有思想的人啊,妈妈!我比你只用眼睛看到的外在东西要多得多啊?为什么我后面的东西你看不到,也不曾好奇?

——你为什么完全不了解你的女儿呢?


——既然你不了解我,那么我为什么要按你的价值观来生活?


每次我从银行里取钱拿给我们两个人用的时候,我都会这样进行一番自我思想斗争。


但是那晚,我开始动摇,开始怀疑。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观,怀疑自己的人生选择,怀疑是不是妈妈的理论和常人的观点也许是对的。


毕竟在我连电费都付不起的时候,我又有什么资格高谈阔论幸福生活的标准。


我是不是在自欺欺人,我是不是在愚蠢地过人生,我是不是会注定一辈子辛苦,一辈子操劳?


一个女孩子在异国他乡没有任何平台的基础上创业已经是很难了,现在又带上了一个没用的要我养的男人,我是不是太幼稚可笑了?

我开始用拳头自虐似地狠命地捶打地面,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


我开始感到自己拳头上的关节开始发热、刺痛。


我停下来,匍匐在地上,用手掌、脚背撞击着地板。

泪水、口水、鼻涕水浸湿了脸庞下的地毯。

“我好恨,好恨好恨!你这个窝囊废、混蛋、没有骨气、没有自尊的家伙。你好意思竟然让一个女人养着。一个男人,没钱就意味着你不是男人。你没有尊严,你没有价值。

为什么我会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跟着这个男人我是不是一辈子都要动荡,辛苦?”

“我会不会因为找了一个让我操劳的男人,最后就成了妈妈口中的那个黄脸婆?”

"我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多少个月的积累的愤怒在那个夜晚都转成了我的泪水和手关节上被磨破的血印。

在泪水中,在千万个怀疑中,我累得闭上眼睛睡去了, 心想到太阳升起以后再去解答心中的疑问吧。


我累了,我真的是累了。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