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30) | 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这样的...

提到华人大导演李安,大家总喜欢津津乐道他那段“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是有一个伟大的女人”的往事。

李安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多次表示:为了追逐自己的电影梦,他曾经在家靠老婆“养”了6年。

一句话带过了6年的艰辛。


(李安和“养”了他六年的夫人)

如果按这样的方式概括一下小印的创业故事,估计可能是这样的:


小印的公司又要破产了,但是他毫不放弃。

在女友秧秧的鼎力支持、鼓励和帮助下,他再次力挽狂澜、扭转乾坤,最后带领公司走出困境,迎来光明。

在这里,小印就是传说中“英雄之旅”里的那个英雄,而我就是那个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


然而,人生故事在现实中演绎的时候,其实是以下这个样子的:


----------


“没关系,振作起精神,起码咱们还是有吃有穿有房子住,一定能挺过去的。” 我说。


“哦!我正想告诉你这件事呢。我们有可能不能再在现在的这个房子里住了。我已经无法再还房贷了。”小印对我说。


“为什么呢?你不能用积蓄吗?你的存款呢?你肯定得有存款的吧!”我问。


“我把所有的钱全投入公司里面了,现在我的银行里只有5000美元左右吧。”他说。


“什么?5000美元?”


我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

这个我认为经济靠谱的男人在银行了只有5000美元的存款?

我其实从未想过具体理想的存款数额是多少,但是我想差不多也得是100万美元吧。好了,保守一点儿,几十万美元肯定应该是有的啊。

5000美元?


“嗯。”他没多做解释。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再多问。

我一天里能够承受的残酷事实和打击也只能那么多了。我得先自己消化消化这个事实再跟他讨论其他的事情。


回到自己的住处,我脑子里开始为新了解到的事实做诠释。


创业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一个创业者会把自己所有的宝压在公司上。

除非有一个有钱的老爹老妈,大多数创业者的原始资本积累还不是来自自己的存款?

别人说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那时候只给自己发每年1美元的工资,他也不在乎,因为他的价值体现在公司上。所以,只有5000美元的存款也是正常的。


虽然离我预期的数字远了点儿,但是我最初的预期根本就是毫无事实依据,拍拍脑袋想出来的。


所以我也不要那么失望了。赶快调整期待值,让自己更现实一点儿是关键。


至于房贷还不了了,要失去这个房子的这个问题嘛...我从来就没觉得买一套房子等着增值有多重要。


我不是一直认为那是平庸人才做的平庸的事情吗?为了一套房子,让自己成了房奴。

为了还贷款,为了稳定,又是那个该死的“稳定”,不得不去做一份低风险、无风险的工作。为了稳定和持续还款,不敢轻易换工作,无论自己对这份工作有多么厌恶。


为了还房贷,什么都被套牢了,二三十年的生活现在就一眼能看到尽头了。

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我喜欢的就是生命的“未知”,那种给我一点欢喜一点忧的“未知”。


如果我从来都没在乎过是不是要在三十岁之前的年纪里买房子的事情,如果我本质上根本就不在乎是买房还是租房,那么我干嘛要开始纠结他即将失去房子所有权的问题呢?


这是不是社会心理学里常提到的“得到了再失去的痛在心理上会大过那些从来没有得到的痛”?既然是心理作用,那我是一定可以克服的。

我带着理智的头脑回到我和小印的关系当中,但是很快又不得不面对更多更具体的心里斗争。

----------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三个月过去了,小印的公司仍然没有大的起色,靠接一些小的项目添添补补。


我还是做着我的中文家教,以及零零散散地接着外景采访工作和一些翻译的活儿。


这时候,有几家大的中国公司联系到他需要他们承接一些项目,小印决定出差去中国。

临走之前,他向我借了300美元,因为他仅剩下的积蓄已经用来买机票和订酒店了,这300美元将是他在中国的交通和伙食费。

我将小印送到机场,将从柜员机里提出的500美元塞在他的手上。


“Good luck。”我望着他,小声地说。

“谢谢你,亲爱的。”他给了我一个拥抱,准备吻一下我,但是我将头偏了过去,他只吻到了我的右脸颊。


我们沉默地一同走到机场送客与乘客分手的地方,我冲他摆摆手,示意我准备离开了。


在往常的送行中,我会驻足在出关口处望着他一步一回头的背影,彼此不断招手和做鬼脸,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但是这次我没有。

“我回去了。”

没有等他给我回应,我已经转身走向机场出口。

一边走,我又一边开始痛恨自己的自私。

此时的他肯定感到的是一种悲壮和凄凉吧!

他一定能够感受到我冷冰冰而又失望的眼神。


他一个人背负着这么大的责任去异国他乡拼搏,而他爱的人,和那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我却无法给他任何温暖、鼓励和一丝热度。

但是,我真的又无法带上假面具去做一个善解人意的“夏紫薇”。

我曾经如此信誓旦旦地渴求找一段能够患难与共的爱情,体会一下那深刻的爱,但是到了节骨眼上,我却如此纠结。

为什么在“深刻”的爱情中,我倒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

在中国,小印找到了几个小的项目,将拿到的钱全部发到了员工手中,然而他自己的经济状况却似乎没有任何改观。


有一天,我发现他随身带着很多买来的小块袋装芝士。


“你上一次正经坐下来吃顿饭是什么时候?”我问他。


“就是刚才啊。你看,这是我的午餐。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包装好的芝士给我看。”

“那你今天晚上吃什么?昨天你吃什么了?你是不是没有钱吃饭了?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在一连串的问题炮轰下,我知道我并没有真正在向他寻求答案题。我只是在暴怒地指责着他

——

你一个男人怎么惨到这种境地了?

你让我一个女人怎么面对你作为男人连饭都吃不上这一事实?

我是你的女朋友,没错。我有义务照顾你,保证你身体健康。但是,我竟然在问自己的男朋友是不是没有钱吃饭了。

这可能是天底下最荒唐的事情了。


“你冷静一点。我现在没有问题。吃芝士没有问题,我喜欢。你不用担心我。”小印将芝士揣回裤袋里。


我怎么能不去担心这个男人?

这是一个十六岁就考上了大学生化系的聪明人。他传统的印度父母心心念念地就是让他成为医生。但是,他偏偏拒绝了踏上这条当医生的道路,转去一个电脑公司做实习生。


愤怒的父母将他赶出家门,让他不得不在自己破破烂烂的车里过了3个月的流浪生活,直至被朋友的父母“收留”。


他饥一顿饱一顿,用做实习生的微薄补贴买一些最便宜的快餐。


有一次我们在吃饭时聊到美食时,他提到,他人生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饭是他的同事一早起来带给他的早餐三明治。


他的同事发现他每晚不回家就睡在公司沙发上,平常会在公司的pantry room东找西寻,找一些饼干和零食填肚子。

虽然他小心翼翼地不让别人看出来,但是他的饥饿和无家可归还是让这个善良而且细心的年长同事看到了。于是,他每天早上给这个还是个孩子的小同事带一点早餐。


“那是我第一次泪流满面地吃完一个三明治。”小印曾告诉我。


我也清清楚楚地记得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与我分享的创业心得:“要创业,就得有在情况不顺利时在自己车里住上几个月的心理准备。”

我当时听了满心崇拜,真是个男子汉。

但是如今,我问自己:他是一个能扛得住的人,但是我能吗?


他能够饿着肚子闹革命,那是他单身的时候。他现在和我在一起,我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这样吗?


即使他不在乎,我又怎么过得了自己心理这道坎?

但是让我去给他做钱包,做生活的保障,做他的安全网,我是这块料吗?


这样正常吗?

世界难道本末倒置了吗?


我仍然时不时地从柜员机里取出几百美元放在他的手上,告诉他不能饿着肚子。最初几次他会拒绝,但是在我强烈的“要求”和执着的“恳求”下,他接受了。

然而,我的内心充满矛盾。我的言不由衷是有后果的。

当我为了尽义务而“执着恳求他接受我的资助”时,我内心的怒火也在一点一点聚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