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28) | 当父母得知我的新男友是印度人时...

和小印开始交往之后,每当我和中国朋友提起自己的男朋友是印度人的时候,我大概会遇到这样几种反应:

第一种, 挑积极的方面褒奖一下


“啊,那一定很聪明啊。我见过的印度人都很聪明的。”

“那你们的孩子一定会特别聪明的啊!”

第二种,吃惊、不解、不认同


“那你的父母知道吗?他们能接受吗?”

“你别介意我这么说, 印度人身上有体臭的!”

“印度这个国家好穷啊!我以前去过印度,就是脏乱差的典范啊!”

第三种,替我找个容易接受的理由


“肯定挺有钱的哈!”

“有自己的公司是个CEO啊,那印度人也无所谓啦!”

记得我第一次准备在电话里向父母告知小印的事情的时候,我事前做足了功课。

我把要陈述的语言点全部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先讲什么后讲什么,次序很重要。


“妈,我刚刚认识了一个新的朋友,感觉还不错。“

“是吗?说说看。”

“他是我的学生,经常要去中国谈生意,所以需要学中文。所以中文说得不错。”


“又是老外啊?”


“啊,是的。”


“干什么的?”


“他有一家自己的电脑公司,做得不错呢,员工有三十几人。美国这边的《洛杉矶时报》还对他进行报道过呢。”

我隐瞒了那篇文章其实是关于他公司将近破产的报道。

“哦!那不错!”

电话那边的紧张的语气似乎略有缓和。

“多大了?”

“他比我大个四五岁吧。”


“那年龄还是挺合适的。”

“其他方面怎么样?”


“哦,对,他特别喜欢运动,身体超好。对了对了,他们家人都有长寿基因,他有几个亲戚都活到一百多岁呢。”


“嗯。”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心虚,竟透露些莫名其妙的信息。

妈妈对“癌症”毫不知情,我这么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会引起她的疑心。我得说点儿着边际、家长们都喜欢听的话。

“哦!对了对了。他还有一套自己的公寓。”


基本硬性指标好像都还令人满意,我似乎可以看见妈妈电话另一端的脸庞开始放松。我得趁胜追击。

“妈,他的父母都是印度人,但是他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

“.....”

电话另一端突然没了声音。

“妈,你还在吗?听得到吗?妈...妈...”

“印度人啊...”


“对啊!他爸爸妈妈二十几岁从印度来到美国读了研究生。他爸爸妈妈都很厉害的 。现在她妈妈一家美国大公司的主管,经常和希拉里有工作上的往来呢。”


我听小印有一次提到过她的妈妈是个像希拉里那样的女强人,我在小印的父母家还见到一张他妈和希拉里的合影。

电话那边依然无声。

我继续:“他们家在印度算是当地一霸,有大片的橡胶园,印度几乎所有的轮胎都是他们家橡胶园的。”

小印提到过他的爸爸家在印度当地有块橡胶园,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来自把橡胶卖给汽车厂做轮胎。


妈妈好像完全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话。


“那他皮肤一定很黑吧?”

“有点儿黑,那种浅棕色的吧,不是那种炭黑炭黑的。有点儿像是古天乐的那种感觉的,古铜色的。其实很好看的。”


“古天乐是谁?”

“就是香港一个特别著名的男演员,超帅的。大家都觉得他... “


我自我打住。

我意识到电话那边的妈妈对我的描述丝毫不感兴趣,于是我换种让她熟悉的方式:

“他的肤色跟李舅舅差不多。”


李舅舅是妈妈的妹夫,湖南人,以前常年在风吹日晒下干活,以“皮肤黝黑”在家里著称。

“嗯,知道了。”妈妈说。

我暗自为自己的小聪明骄傲。估计妈妈在想,即使中国人也有皮肤很黑的人啊,所以如果只要不是那种黑炭似的,应该也说得过去吧。

“那你也跟爸说一下吧。”我说。


放下电话,我大松了一口气,比我想象得要顺利不少。起码,妈妈知道他是一个印度人了,除了“癌症”以外的最大减分项已经被我像丢炸弹一样丢过去了。


现在估计中国那边已经炸开了。


我一般不敢直接面对爸爸,所以还是让妈妈去做爸爸的思想工作吧。


第二天,我接到了父母从北京打来的电话。


“秧秧,我把你现在的情况跟你爸爸说了一下。我们觉得,虽然这个什么小印是一个印度人,但是呢他有自己的公司,事业发展得不错,人也挺上进,年龄也算合适,对你也应该不错,是这样吧?”

“对对对对对,他人特别好,对我真是无微不至。”

“嗯,所以我和你爸爸也没有什么意见。”


“等一下”只听电话里突然交班,爸爸接过电话说:“秧秧,你选的这个人是跟你过一辈子的。只要你喜欢,你坚持,爸爸妈妈就没有什么意见。”

坚持?

我很坚持吗?

这是我也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这时,我好想打断他,对他说,“我只是跟你们说我认识了一个新的男朋友,也没提一辈子的事情。而且现在也只是挺喜欢的,还没到爱得毫无顾虑的份儿呢。”

我咬了咬自己嘴唇,提醒自己目前形式良好,还是不要自找麻烦。

“谢谢爸爸妈妈的支持。你们那么说我就放心了。”


“....”


“爸爸,你还在吗?听得见吗?”

“....”


几秒沉默之后,爸爸的声音又回来了。


”但是我还是想说啊...”爸爸语气突转,“秧秧,这是一辈子的事情,你可要想清楚了。“

“现在大家开开心心,但是到了以后面临生孩子的问题的时候,这就不比谈恋爱了。你可别到时候看着别人的孩子生下来都是白雪公主、白马王子,自己的孩子像个黑煤球然后后悔啊。”


电话那边再次无声。

几秒种后,爸爸清了清嗓子,然后继续,“秧秧,真的就没有合适的亚洲人或是白人了吗? 一定要找一个印度人吗?”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