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20) | 爱情来得太快,这是幸福的开始吗?

第7堂中文课,我们像往常一样先进行简单的对话,然后根据他回答问题的质量,我指出他可以提高的语音或是语法部分,之后再练习对话。

但是这回,我做了点儿调整。我希望他也能多了解我一些。


“这次对话练习,我们做些调整!” 我对小印说。


“还是我先问你问题,比如说我问你这个周末你准备做什么?然后你回答。但是这次,我需要在你回答之后加一句 ‘你呢’,也就是你也要追问一下我。”


他点点头,于是我们开始。


我问: “你在哪里出生的”?


他回答:“我在纽约出生的。”


看我对他的回答没做声,他停了一下,两眼望着我,点了下头示意我继续提问。


我伸出食指指了指着他,通过嘴形暗示他 “你呢?”


“哦!忘了忘了!”


他恍然大悟,接着把头向中国古时候学童说“之乎者也”时候的样子,在空中画个半圆,然后猛地一抬望着我大声说 “你呢?”


我们两个都开始哈哈大笑。


50分钟的课结束了。他像往常一样他迅速收拾东西准备起身离开。


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我鼓足勇气大声问他,“对了,你有一个自己的公司是吧?我也有自己创业的想法。我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听到我的话,他停止收拾书本,坐回椅子上,微笑着对我说 “好啊!你随便问。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


在这节课之前,我已经做了好多关于他的调研。只要网上能找到的关于他的资料我都一字一句认真读过一遍。


其中有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报道过他和他的公司。文章提到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小企业的冲击,他的公司就是引用的例子之一。


文中提到由于金融危机,投资方突然撤资,导致他不得不解雇公司全部40名员工,但是公司的员工在将近半年没有工资发的时候仍然选择留下来和他一起拼搏。


为了挽救公司,他开始在经济发展依然强劲的中国寻找机会和业务。尽管刚开始的时候他一句中文也不会,对中国的了解甚少,但是他在短短的几年里就与中国企业建立了业务联系。


有了新项目新资源的介入,他的公司重新走上了正轨。


“你觉得创业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问他。


“创业需要一个人有愿意牺牲一切的决心,能够有在汽车里住上几个月的心理准备。”


我想他想表达的就是中文里的“背水一战” 或是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吧!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中文课以外的交流。


我们从创业聊到了兴趣爱好,从音乐聊到宗教,从美国聊到中国。就这样,不知不觉,我们从晚上9点聊到了凌晨12:30。


第9节课,下课的时候他也没有急匆匆离开,我们又是一起聊天,聊到凌晨1点。


----------


第10节课,也就是在小印去中国之前的最后一堂课。


我注意到他背来了一个比往常大很多的书包,里面鼓囊囊地装着一个大件物。


“你书包里面是什么啊?”我问。


“下了课之后我会给你看那是什么。” 他很神秘地告诉我说。


9:50分,第10堂课正式结束。他慢慢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深红色的大号笔记本电脑大小的仪器,上面带有各式各样按钮的。


“这是什么玩意儿?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我问。


“这是 DJ Mixer, 电子音乐混音器。上次咱们不是聊到关于制作电子音乐吗?今天我来给你演示一下。”


尽管我对电子音乐一窍不通,而且也谈不上喜欢,但是一想到能在小印去中国出差的前一天晚上,和他一起做这么有趣的事情,我真的是好开心啊。


“这个按钮是用来控制节奏的....这个按钮是控制音量的....这个是控制声调的。” 他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炫耀着他的宝贝玩具。


我站起身,双手撑着桌子,将头伸到桌子另一边,仔细听着他教我混音器的每个功能。


“这样吧!不如你坐到我这边来吧,这样你可以看得更清楚!” 他将自己的椅子往旁边移了移,示意我坐到他的身旁。


我点点头,将椅子搬了过去。


就这样,我们肩并肩坐在了桌子的同一边。


这是我们距离最近的一次。


“怎么样?好玩儿吧!” 他停下来望着我,“你也试试!很容易的!”


我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只是觉得一种暖暖的感觉充斥了自己的全身。


我伸出右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然后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我.喜.欢.你。”


我感觉如此自然,毫无刻意。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他如何反应,无论他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无论他对我是否有同样的感觉,我都不在乎。


我只想在那一刻告诉他我的感觉。


“我也喜欢你,秧秧。”


他将我的手轻轻从他脸上移开,然后双手合十放入他的掌中。

他低下头,闭上眼睛,在我的手背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说:“谢谢你告诉我。”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