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18) | 你根本不了解我的“糟”

“你终会遇到一个人让你明白为什么之前的人都没有结局”。- 某人

----------

2011年,洛杉矶夏日的一天,我和男友小印坐在沙发上,面前的电视里正放着电影《X战警》。

他聚精会神地看着,纹丝不动。我的眼睛虽然也在盯着电视,但是对电影里的情节一无所知。

我全身紧张,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在竖着,好像有无数微电流在皮肤中穿梭着,似乎谁轻轻触碰到我都会将我引爆。

我满脑子嗡嗡作响,各种自我对话高速地重复旋转着。


“和他在一起我怎么会这么紧张?”


“如果两个人合适,那我为什么不是开开心心,舒舒服服的?”

“是不是要和他在一起,我就得每天承受巨大的精神折磨,那和他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和一个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怎么能使这种感觉呢?是不是我不爱他?“


“ 如果说选择和他在一起是对的,那为什么我会感觉如此错误?”

“我们俩是不是八字不合?”


“我们俩是不是气场不对?”

”我的脑子怎么就不能安静一下?”


“哎呀!我真的不想再翻来覆去地思考我们之间到底合不合适了。”


“我受不了了!我快要疯了”。

我扭过头去望望小印。


意识到我在看着他,他也转过头来凝视着我。

看见我充满了忧虑,他皱了皱眉,似乎很不解。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里突然带着些困惑、无辜、担忧。


他把手放在我的腿上对我说,“宝贝,我爱你。”

我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我低下头,将视线转移开。


他的话、他的眼神不但没有让我有丝毫地触动,反而让我更加不知所措,更加紧张。


我全身僵硬,硬得开始发抖。


“宝贝,怎么了?” 他不解地问我。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大声哭出来,“我一和你在一起就紧张。我甚至不敢看你的眼睛。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抬起头,一字一句对他说:“我需要找一个真正了解我的人,了解我本质的人。但是我觉得你根本不了解我。”

“如果你真的了解我的话,你就不会爱我了。你怎么就看不到我是一个本质上非常糟糕的人呢?”


“你人太好了,太善良了,你是根本不可能了解我的。在本质上,我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天哪!我感觉自己要疯了!”

我继续:


“在心底里,我好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和你在一起?我该怎么办啊?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他望着我不知道说什么。


----------

第一次见到小印是在我的办公室里。

这个10平方米的房间既是我办公的地方,也是教学生中文的教室。

整个教室四周的墙上挂满了各种五彩缤纷的中文学习挂图,有的是关于偏旁部首的,有的是关于中国地理的,有的是中国56个民族的和不同节日的。


教室的正中间铺了一块有厚厚的给儿童教学用的彩色地毯。地毯上面摆了一张木色的宜家书桌。

教学生的时候,我就坐在书桌长边的一侧,而对面的空椅子是留给来上私人辅导课的学生准备的。

晚上8点,一个新学生准时来上他的第一节中文课了。

他中等个头,看上去二十八九岁的样子,像是拉丁美洲的人。大大的眼睛,黝黑的肌肤,看上去像是哪支南美球队很帅的球员。

他帽檐朝后戴着一顶棒球帽,上面还架着一副酷酷的太阳眼镜。

他贴身的T恤衫把他上宽下窄倒梯形的身材展示得非常好。

一个看起来健康阳光的大男孩儿。


我站起来伸出手表示欢迎,他矫健得走到我面前跟我握了握手然后迅速坐下。


就像我所有私人辅导的学生,我首先会问问他们为什么会学中文。

他告诉我是做电脑软件开发的,经常需要去中国出差,所以需要学中文。

我测试了一下他的中文,简单基本的对话大部分可以听懂,但是声调不理想,尤其是二声和三声分得不是特别清楚。

我问他之前是在哪里学的中文,他说他是在中国的时候跟出租车司机还有餐馆服务员学的。


然后他拿出几本他正在学习的中文书给我看,其中一本是叫NiuB (翻译:牛逼)。他说他每天都会在这本书上学几个新的词语。

我翻了翻书,发现里面列出了各种各样的最新网络用语,有的甚至连我都没有听过。此外,这本书还有教很多脏话。


我摇摇头,用英语对他说:“如果你跟中国人打交道,最好还是不要用这上面教的,要不然他们会觉得你...”

“没文化。” 他用中文把我的话接下去,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想跟你学中文。学有文化的中文”。

我们都笑了。


----------


我和小印相遇的第一天是2010年年底,那年我29岁。


在做中文家教的同时,我还有另外一份工作:在一家好莱坞制片公司做一档娱乐节目《Hello! 好莱坞》的主持人兼记者。

尽管电视主持人的工作听起来光鲜亮丽,但是实际情况是这只是一份兼职工作。


我每星期只需出镜一至两次,每次付费200美元,有时候算下来连交房租都不够用。于是中文家教仍然是我的主要谋生手段。


那时候我大约有5名稳定的学生。每个学生每节课收75美元。


为了有更稳定的收入来源,我通常要求学生一次性购买10节课,这样如果每个人一星期一节课,那么一个学生每月能给我提供300美元的生活费。

我有5个学生,这样加起来,我每个月在教中文上大约能有1500美元左右的收入。除去办公室650美元的租金,刚刚好够自己的其他生活支出。

但是由于我教的大都是成人学生,很多需要经常出差,所以很多时候他们无法保证连续每星期上一次课。尽管他们一次性交了10节课的钱,但是通常要好多个月才能上完这10节课。所以我必须不断找新的学生才能维持自己日常支出。

记得那段时间,每当有新学生在网上联络到我,我都会特别开心,觉得自己可以稍微松口气,不用每天为生计发愁。

但是每当学生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上课的时候,我都会很沮丧,因为这意味着我有限的收入又要被拉到很长的战线上来用了。


当小印出现的时候,正是我在为生计发愁的时候。


和别的学生不一样的是,小印一上来就告诉我他两个星期后需要去中国出差。走之前,他需要好好恶补一下中文,所以他希望每天都能上一节中文课。


“这不就意味着两个星期我就能稳稳挣到750美元了吗?”我心里盘算着。“哇塞!财. 神. 爷. 来. 了!” 我心中暗暗窃喜。

与此同时,自恋的我也在琢磨,“是不是他在网上看了我的视频以后对我产生了兴趣,想通过这种集中上课的方式追求我?要不然怎么能够每天晚上开1个小时的车从洛杉矶的另一头开到我这里,然后再开回去?难道真的就是为了学中文?这个人是不是目的不纯?”

“唉,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生计问题解决了再说。”我心想。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我们的第一堂课。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