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15) | 原来一切都是谎言

我和贾先生认识两年之后的某一天,他突然对我说,我可以去他家了。

我没有什么兴奋感,也没有问他为什么。

来到他家,好莱坞山上的那个房子,三层楼。除了露天阳台之外,整个房间装饰陈旧而且老气。那个露天阳台还不错,可以俯瞰洛杉矶的全景。


他还养了一只猫。我过去逗猫的时候,那只猫在我胳臂上抓出了两道血印。


“我就告诉你不要逗我的猫。你自作自受吧。”贾先生说。

“别人都说,宠物的性格跟着主人走,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我冷冷地对他说。

“你什么意思?”他问。


“没什么意思。”我回答。


----------

当天贾先生中午午睡的时候,我到他隔壁放手提电脑的办公室准备用他的电脑上上网查email。

当然这是经他之前同意的。


他的email并没有关上。

正当我准备注销他的email账号登录自己的时候,一个email标题映入我的眼帘:“吻你的全身,我的小兔子。”

我打开了那封email。

那是他与一名国航空姐的email往来。

贾先生曾经在给我看他交往过的美女的时候提到过这个国航空姐。他说,他们两个在从中国飞往美国的飞机上认识,那时候他做头等舱,两个人飞机上聊得投机,下飞机交换了号码。

之后,每次这个空姐飞美国的时候,两个人都会一起开房。几年之后,这个空姐看到这位贾先生丝毫没有把关系往深了发展的意思,于是她就在中国找人嫁了。

在贾先生的描述里,那个空姐被他伤透心了,最后只能嫁了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我怎么可能会找一个空姐呢?开玩笑。”贾先生说。


我从来都是拿他之前的艳遇奇事当成很久以前的故事来听,满足一下他作为男人的虚荣心。但是我看了一下邮件的日期,就是前天啊。邮件里两个人一来一回,描述着多么想念对方的身体。临睡之前,两个人还会道一句晚安。

我的脑子一下子炸开了锅。

我狠命地关上了他的手提电脑,跑到他正在睡觉的房间里,怒吼:“你这个王八蛋。如果我要因为你得了什么性病的话,我会把你宰了。”

“又怎么了?”他突然从睡眠中醒来问我。

“我看了你的email。你现在是什么样的人,我已经一清二楚了。”

说完,我拎起自己的包,几步跨上楼顶,甩了门开车走了。

一路上,他不断发短信给我,主要说他只是在跟女孩子调情而已,都是言语上的,哪个事业成功的男人不这样等等。

回到家,我放声大哭。我给他回了短信:“我原以为在你所有龌龊的品质里,你仍然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你爱我,你对我是忠诚的。现在连这个都没有了,我们完了。”

他之后有不断发短信,告诉我他多爱我,我看到的东西多么小得不值一提,这种调情在男人眼里是多么的普遍和正常等等。

看我没有回复,他又接着指责我“小题大做”,“原本我就不爱他,现在正好可以甩掉他”,“看生意不行了,就找个借口当逃兵”。


我看一条删一条。


一方面我开始害怕。

我想到了许娜娜小姐, 想到了这个空姐,想到了他曾经告诉过我有多少女人都是因为“性”而和他在一起。

我想到这样一个放荡不专一的人会不会把我纯洁的身体玷污了,让我染上了性病。尽管在这方面我一直特别谨慎小心,我从来都是采取了安全措施的,但是我还是开始恐慌。


另一方面,我心底的声音在告诉自己:谢天谢地,我终于可以找到彻底摆脱这个人的理由了。


慢慢地,我又开始想,哎,我的钱也就这样打水漂了。

这时,我想到了许小姐, 那个贾先生千方百计想要“禁止”我联系的女人。

我给她发了封信,告诉她我想见她,跟她聊聊。很快她回复了,告诉我她现在就可以在她家附近的一家餐厅见面。

一个小时后,我坐在了许小姐的面前。


-----------


听了我所有的表述,许娜娜小姐一点也没有显得惊讶。

“你跟我的经历差不多。只不过我是爱的他死去活来的。”

许小姐告诉我,在他们交往的将近十年里,她也几乎没有去过他家。贾先生也是用各种各样的借口阻止她去家里。后来许小姐雇了个私人侦探,才发现这位贾先生一直是和另外一个女人住在一起的,房子是两个人共同名下的。


许小姐还告诉我说,他们之前有过一起做生意,就是在墨西哥做些倒买倒卖赌博机的生意,根本没有做过什么所谓“银行”、“上市”或是“金融”方面的工作。后来在墨西哥遇到了人身安全问题,两个人才停止。


这次贾先生要做的这个新生意,需要启动资金,向许小姐借。最后,贾先生向她承诺股权。

“你去看看报告上,几乎所有他睡过的女人都有股权。”许小姐说。


她又告诉我,上次贾先生把我带到四季酒店见她和她的老公是因为贾先生醋意大发。

贾先生从来不给许小姐任何承诺,但是会一直吊着她,让她跟着他混。直到许小姐终于想找一个安定的环境的时候准备嫁人了,贾先生才恶狠狠地告诉她,“有什么了不起”,我已经有一个比你更年轻漂亮的女人了。


许小姐告诉我说,在我见到她之后,贾先生和她之间一直有在发生性关系。贾先生试图破坏掉她的婚姻。

但是许小姐告诉我,她的老公最后原谅了她的出轨。她来见我,也是想对此有一个彻底的终结。

最后,许小姐还提到了一些她自己的背景,从小她就是在一个暴力家庭里长大的,19岁的时候就被迫结婚,现在已经有三个孩子了。

我一边听着,一边流眼泪。


为自己耻辱,为自己的愚蠢耻辱。


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但是我竟然没有任何怀疑。

尽管我的心里一直告诉我哪里不对,但是我从来怀疑的都是自己的声音,而不是他的。


许小姐讲的话也许有真有假,但是我决定100%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

我太需要这样一针强心剂让我彻底打消任何侥幸的心理,任何一丝希望,任何藕断丝连的可能性。


“幸好,我从来没有爱上过这个人。”我告诉许小姐。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