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12) | “嫉妒”能让一个女人做出什么?

有一天,贾先生突然告诉我说,他以前的合伙人之一许娜娜小姐(化名)还有她的老公会在洛杉矶,问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在四季酒店吃饭。我欣然同意。


贾先生曾经多次提到过这位许小姐,一个在南美洲出生长大,说着一口流利西班牙语、英语还有中文的台湾女人。


据说这个女人特别厉害,曾经一个人单枪匹马谈下几千万美元的合同。而且,听贾先生说,她还很漂亮,一米七几的个子,很多人会以为她是模特。

这么厉害的女人也很年轻,只有36岁。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的想见见她,跟她学习学习。”我对贾先生说。

这天,我精心打扮了一番,力求让自己看上去更成熟一些。我早早地把车开到离四季酒店隔着几个街区的街道上,停了车后徒步走到四季酒店。

贾先生、许小姐还有她的美国老公已经到了,坐在酒店外面的休闲区的一处喝酒。

许小姐果然很漂亮,淡淡的妆容,看起来很高贵,气质也很好。她的耳朵上是一对翡翠耳环,胸前还挂着一条翡翠项链。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起来很眼熟,好像我在哪里见过。

我张开手臂,给了她一个拥抱,“贾先生说到好多关于你的事情,说你有多厉害。我一直都想见到你了。”

许小姐站起身来,比我高出一头,似乎很被动地回抱了一下我。

“是吗?他是这么说我的吗?”她眼睛瞥了一眼贾先生,对我说。


我跟许小姐的老公也握了握手,于是,我们都坐下。她坐在她的美国老公旁边,我坐在他们对面的贾先生旁边。


之后,他们三个“成人”一边喝酒一边漫无目的地聊着天,我就在旁边静静地听着。


偶尔,我会问许小姐一些关于她以前和贾先生合作时候的经历,可是每个答案几乎都是简单的几个字,或是没有实际内容的敷衍。

这让我有点儿失望。

本以为这样一个商场女强人应该是说话落地有声,面容自信,但是整个过程下来,我感觉她的脸始终是低落的。她在看我的时候面无表情,眼神中甚至带着一点点敌意。


“可能真正的女强人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吧。也许她们都是见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的那种吧。”我对自己说。

------------------------

见到许小姐之后的当晚,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她的电子邮件。


信的标题为:我想告诉你我是谁。


秧秧你好。


希望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不要感到唐突。

我们见面的时候我感觉好像你并不知道我是谁,以及我与贾先生的关系是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事实是什么,这样对你会比较好。

贾先生是我工作上的伙伴,我曾经的爱人,也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


我们在一起经历了太多,可能他都没有跟你提到。但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我也准备要结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的关系,这样你不会被蒙在鼓里。

但是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的。我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许娜娜


看完信,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这个许小姐看起来如此眼熟。


在刚刚认识贾先生的时候,我总是开玩笑地对他说在我之前他肯定没有与其他美女交往过。每次说到这里,他总是会说,“没错,因为你是我唯一交往过的女孩儿。”

可是提多几次之后,他可能觉得我是真的在小瞧他,于是有一天给我手机上发来了几张不同亚洲女人的照片,她们几乎都是穿着真丝吊带睡衣,头发散乱斜靠在床上的照片。


这几个亚洲女人之一就是许小姐。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许小姐和贾先生之间除了工作以外会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听贾先生说,这位许小姐自己就已经很有钱了,这么漂亮又事业有成的女人自然可以找一个形象身价上都和她更匹配的男人,干嘛要找贾先生这样矮小,一笑露出颗金牙,看上去像个老头子似的男人。


我又想到,我曾经反复问过贾先生, 像许小姐这样的女人,和她在一起工作你怎么可能对她没有想入非非呢?


贾先生总是说,那个女人是很厉害,但是是个疯子,没有哪个男人敢跟她交往。


我听了以后对自己说,肯定是你自己觉得不可能配得上她才这么说吧。我也不再追问。


------------------------

那时候,我对于与贾先生的关系感觉非常困惑:


一方面我被他所代表的东西深深吸引,包括财富、好生活、权力、甚至让我抓狂的性;


另一方面,我就是“爱不上”他,甚至连“喜欢”可能都谈不上。


这让我处在一种灵魂的挣扎里。


收到许小姐这封信的时候,我对于贾先生对我的欺瞒并没有多想,反而,突然充斥我心的是一种狂热的嫉妒。


这样一个女人会喜欢他。


突然,我感觉我手里的这个男人是个宝,是个其他优秀女人也想要的,而且甚至还是这样一个优秀女人“一生中唯一爱过的人。”


我突然觉得我一定被什么东西遮住了双眼让我看不到他的好。他一定有些什么惊人的、我有限的视野还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我要完全拥有他。


我打电话给贾先生, 告诉他我收到了许小姐的一封email,我现在已经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她跟你说什么了?”贾先生问。


“没说什么, 只是说你们曾经既是同事关系也是情人关系。”


“那个女人是个疯子。她一定是看到你以后,觉得你比她年轻漂亮所以嫉妒了。以后她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你以后也不要跟她联系。”


放了电话,我不知道怎么去理解贾先生和许小姐之间的关系。


我开始想到他从未让我去过他家的事实。突然,愤怒加嫉妒在我心中涌出。


许小姐既然是他曾经的合作伙伴,昔日的爱人,而且据贾先生说,他们在一起合作的时间已经很长了,那么据我对贾先生的了解,他们在一起作为情人的日子一定也不短。


她一定去过他家,否则两个人怎么可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


但是他为什么不要我去他家?


难道我不配,这位许小姐就配?


我重新在网上找到贾先生的家的地址,坐进车里,在夜幕中驶向好莱坞山顶。


------------------------


按照GPS, 我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一直在好莱坞山上往上开。不久,在一条坑坑洼洼的小土路的尽头,我看到了贾先生房子的门牌号码。


这个房子和我一路开上来时候见到的房子不太一样。

其他的房子都是直接建在一条开辟出来的平整的小路的两侧,楼房的第一层就在平地上。但是贾先生的这所房子不同。


首先门前的小路没有被修整过,坑坑洼洼的。而且路上没有任何灯光,一片黑乎乎。

他的房子最上面一层就在小路旁边,而下面的房子应该在山腰上。我看见贾先生的另一辆黑色保时捷就停在门口。

我跳下车,按了他家的门铃。

没有人出来。

我又按了一次门铃,用手敲了一次门。

仍然没有人开门。

我于是给贾先生发了一封短信:我就在你家门口,看见你的车了。

很快,贾先生打开了一道门缝,隔着门缝问我,“你来这里干嘛?”


他看到我,没有任何的惊喜,脸上只有愤怒,甚至是鄙视。

“我就是想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如果你再搞这样一出的话,我们立刻就断掉所有关系。你回家吧。”

“我能就看一眼你的房子吗?就一下子?我看一下就走。我都不知道你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该死的。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说,“不可能的。我警告你最后一遍,你现在给我走回车里,回家去。我不想再跟你多说一句。”


我开始哭泣,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乞丐一样,在他家门口行讨,而他对我就像对一条流浪狗一样。

“为什么我不可以进你家?为什么那个娜娜就可以?为什么?”我大喊。

贾先生打开门走出来,一手捂住我的嘴,另一只手将身后的门带上。


“你嚷嚷什么?小点声。我跟你说,我跟她分手就是因为她像你现在一样,像一个疯女人一样无理取闹。你给我回家,否则咱们一切都结束。”

他转过身将门关上。


我听见门另外一边门锁响动的声音。接着,透过门缝,我看到房子最上层灯熄灭了。

我蹲在他的门口哭了一会儿。然后抹掉眼泪,在夜幕中开车回到自己的家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