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10) | 我拿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与贾先生失去联系的一个半月之后,我突然收到了他的一则短信:“我有一些翻译的工作,有兴趣吗?”

我的眼泪立刻就刷刷流下来了。


我正在努力戒掉他这个毒品,但是可能这个毒品带来的感觉太刺激,或许戒毒的时间不够长,我又反弹了。就好像他知道,只要他勾一勾手,我就会走回头路了。

据贾先生说,他所投资的股票在金融危机中损失了几乎2/3的价值,而他的房子也在贬值之中。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要把钱挣回来,回到以前的生活水平。

他说他以前有几个合伙人,但是那帮人都是“没用的家伙”,所以现在要自己单干。

“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做?我们会一起赚很多钱。”他对我说。

我在电话另一端频频点头。


这是我和贾先生两个人工作关系的正式开始。与此同时,我也恢复了他情人的角色。

我的新工作


除了每天教几个学生学中文维持生计之外,我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时间都投入了他交给的新工作中。

贾先生做的工作是帮助中国一些小的想拿到资金的民营企业,通过购买一家在美国OTCBB挂牌的美国空壳公司这种反向收购的方式在OTCBB上借壳上市。

贾先生做的事情就是在美国找一个当地懂金融的律师去做法律文件,然后再在中国找一个想拿钱的中国公司,他做中间人,把所有在美国OTCBB上市的所需要的资料交给律师。

中国公司不用付给他服务费,但是需要给他一定的股权,这样他拿着股票在公司上市之后可以套现。

我对他做的事情了解大概就是这样。


这里最关键的步骤就是找到希望能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

这些中国公司不能太大,否则肯定不会找他。


这些公司也不能太国际化,否则对美国金融市场了解太多。信息对称的话,他们就不会知道OTCBB上市的门槛有多低,想从这个市场上拿到钱有多难,然后他们就不会轻易被“在美国上市”的幌子给忽悠了。


但是这些公司必须在中国有实打实的业务,只有这样的公司上了市,贾先生的股票才有价值。


我问他,“OTCBB市场根本没有交易量,你怎么让股价上去呢?”

“做营销和PR啊!”他说。

到后来我才东拼西凑地了解到,他所谓的“营销和PR”就是“pump and dump”,中文翻译为先拉后砸,也就是通过一些伎俩哄抬股价逢高卖出。


当然,那时候的我只是一心以为他在做一件非常高大上,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我竟然也能荣幸地参与到“帮助中国公司上市”中。

由于贾先生需要找到愿意“上钩”的中国公司,因此门面包装很重要。

我需要做的是帮他进行所有与中国有关交流的翻译工作,以及用自己和初恋前任在一起时学到的所有设计的本领帮他做网站设计以及宣传资料等。


这成了我教中文之外的全职工作。


我太幸运了


为了“感激”我对他的帮助,他承诺了我一张合同:即在某一个我们做的公司上市之后,在他卖掉他持有的股票之后,他会给我5%他股票的销售额,上限为5万美元。

哇塞,他拿到的钱里有5%会给我,而且会有5万美元!要知道就算他一分钱不给,我都会帮他做事的啊。


我美滋滋地开始盘算拿着那5万美元,我将拥有我人生的第一桶金。

我可以开始做我的中文教学DVD,不光是教汉语拼音的,而是整套初级口语课程的。


我可以请一个专业剪辑师,这样就不用花好几个小时才能剪出一分钟的视频了。


从此以后,全世界的学生在网上就可以跟我学中文,我也不用每天辛辛苦苦吭哧吭哧地一个一个学生这样教了。

除此之外,这位贾先生还正式承诺我说,只要我全心全意帮助他,如果我哪一天入不敷出了,他会帮助我的。

那时候的我通过中文家教已经开始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但是我仍然时时刻刻处在战战兢兢当中。我生怕自己一下没学生,一下子没钱,一下子要没饭吃,一下子没地方住。

尽管现实中,我从来都能够在“最后一秒”“突然”找到一个新学生,或是接到一单翻译的活,但是在我头脑中,我始终觉得自己离“流浪街头”只有一线之隔。

他的承诺让我的心一下子踏实下来,毕竟最后我还是找到了一张“安全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