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故事 (13)| 我怕他会杀了我

被贾先生“拒之门外”的那个夜晚之后,我偶尔也会提到去他家的事情,但是,他开始慢慢改口为:“别担心,总会有这么一天的。我们现在先集中精力把钱赚到,之后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反正我现在也算是为自己工作,等他做的公司上市之后,等我拿到我应得的5万美元,我就去做自己的事情。


反正我也没那么喜欢他,这样正好可以不用想未来的事情,挺好。

反正他每个星期都能帮我解决一下生理需求。情感上我也没有什么要求,所以这样也不错。

“没问题。反正咱们的关系就是钱和性。”我耸耸肩,对他说。


------------


我仍然全心全意地帮他经营着所有与中国业务相关的事情。但是慢慢的,我开始发现他和我之前了解的情况出入越来越大。


首先,我发现所谓“帮助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他自己也是第一次做,根本不像他之前展示的那样是已经经验丰富了。

其次,他向外展示出来的财富与他实际让我感觉到的是完全不同的。

每次出门谈生意,他一定会开上他的埃斯顿马丁车,穿上他六七千美元一套的Brioni西装,再戴上他几十万美元一块的Patek Philippe手表,是真是假我也不可能知道。

总之,在人前一定要表现出家财万贯的感觉。

为了表现出自己的气场,见外人的时候,他语速通常很慢,声音音调压低,让人感到一种威慑力。


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讲话速度变快,语调突然升高,说到洋洋得意的事情的时候,甚至会把两只手一下子放在自己的脸颊两侧,做出一个可爱状,有时候甚至会发出像小女孩一样的高音尖叫声。


每当我说,“你怎么那么娘娘腔,像是一个女人一样?”他会立刻严肃起来,对我恶狠狠地说,“等我操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男人了。”


有时候在电话里翻译的时候,他会对中国方面的客户说:“一旦你们将股票转给我,我们签署了协议之后,我这里可以很快就有一批高价值个人投资者会立刻投入几百万美元在你的公司里,作为上市前启用的资金。”

有时候,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于是会在手机短信中与他确认。“你是这个意思吗?你真的立马有几百万美元可以给他们吗?”


通常,贾先生会在短信里回答,“你把我的话一字不改地翻译出来。”


当电话结束后,他会立马打电话给我,用一种得意洋洋的口气说,“这帮他妈的农民什么都不懂。他们以为在美国拿钱有多容易呢。”而就在几分钟前,他还在电话里夸赞对方公司的女CEO是多么的有国际视野,他使用都是“尊敬的王总”等。


-----------

也许可能太过急于求成,他会在电话会议中犯一些很低级的错误。


有一次一家中国公司在美国遇到了官司上的问题,贾先生主动提出帮他们找律师解决问题。


这个律师明明是第三方与贾先生毫无关联的律师,但是他硬是要在电话里告诉中国公司这是我们公司内部的律师。如果他们不签署协议,那么“我们的”律师也会撤退。

这个事实太容易核实了,对方问一下这个律师就能知道他是独立工作的了,可是贾先生硬要我翻译。最终,贾先生找到的这个律师继续为那家中国公司工作,而他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没有捞到。


------------


有段时间,他告诉我,通过朋友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王子。他们两个很快成为了朋友。

我翻了翻白眼跟他说,“我也是!我也能天天都能收到来自‘埃塞俄比亚王子’的垃圾邮件,告诉我哪儿有发财的机会。”

他咧嘴大笑,露出那那颗镶金的牙。

“信不信由你。他正在美国投资一个政府的金矿项目,他准备让我入伙,很快就会有非常丰厚的回报。”

我叹了口气,也没把他的话当真,对他说,“祝你好运吧。”

过了些天,他心情变得极其沉重,满嘴不停地骂骂咧咧。“这帮黑鬼都是他妈的骗子。骗了我两万五千美元之后现在人影都不见了。”

我在想,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啊?除非他是穷途末路想钱想疯了,否则怎么会这么弱智的骗局都会相信?


------------

我开始怕接到他的电话。

每次与中国的电话会议之后,如果进行的顺利,他会在前一个电话挂完之后立刻拨电话给我,在电话里得意洋洋地问我,“我是不是像神一样?叫我上帝吧。”

如果电话进行得不顺利,他也立即会打电话给我,“这帮他妈的农民,不知好歹。我要免费帮他们在美国拿钱,还不知趣。有时候你就得把他们踩在脚下弄得他们嗷嗷叫,他们才会尊重你,正视你。”

听见我在电话里叹气,继而又是死一般的沉默,他马上斥责我说,“你太嫩了!就是这么一点小挫折就经不起了,一点后脊梁都没有,所以天生只能做一个跟班的。我不跟你说了,浪费我的时间。”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会听他在电话里唠唠叨叨上一个小时,但是后来,我开始不接他的电话。他会一直打,打到我接为止。

我拿起电话,他会立刻问:“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不想赚钱了?”接着,我会把电话撂在一旁,接着做自己手头的关于教中文的事情。


------------

除了失望、厌恶,我开始怕他。

那段时间,各大媒体新闻里反复再说着一件事,一个亚洲未婚新娘在婚礼前三天突然失踪,最后尸体被人在大学实验室的墙里发现。

记得那段时间,我每天紧张兮兮,生怕这位贾先生会杀掉我,从此我就人间蒸发了。

你可能会问,你那么厌恶他,为什么还会继续和他在一起?你这么怕他,为什么还没有跟他分手?

说实话,以我当时对自己的认识,我是得不出一个完全清晰的答案的。我可能连这个问题都问不出来。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到了我开始看心理咨询之后才开始浮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