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话教你学冥想 (1) | 我是怎样用“冥想”考上北大的?

1999年7月9号,高考第三天,也是我18岁的生日。


作为文科考生,前两天我已经考完了语文、数学、政治和历史,最后一门英语考试就安排在第三天。

前两天我都发挥得很正常,没啥特别的感觉,于是我就开始想啊,这高考不过如此嘛!之前大家一天到晚说的有些人会紧张得发挥失常什么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总之,我非常顺利地通过了前四门的考试。

第三天的英语考试算是我的强项,而且正好又赶上我18岁的生日,我就想,寿星赶考,岂不是天助我也。我高考注定要一路披荆斩棘,最终顺顺利利地进入我梦想的北京大学了。

7月9号那天我醒来之后,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我最爱吃的奶黄包,她还把几包化学药粉倒在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氧气机里,过了几分钟,这台机子就开始轰隆轰隆的制造氧气了。我一边把氧气管插入鼻孔,一边吃早餐。


某中学考生吸氧应考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啊,十五分钟的吸氧之后,我就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负氧离子,能量满得要溢出来似的。接着,我还咕嘟咕嘟灌下去一管妈妈递来的人参露。

就这样,我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入了考场。

和前两天不同的是,第三天的英语考试我被安排坐在考场第一排正中间。在我正前方,坐了一个穿着碎花短裙的女老师负责监考。

铃声一响,我们开始动笔考试。

我一道题一道做下来,感觉就像前两天那么顺利。

我一边做一边想,每个人都把高考想象成像洪水猛兽一样,其实不过如此。我甚至开始想,这张考试卷一完成,北大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啊!

某高考考场

这时,我做到了英语阅读理解部分。我读了下文章的前两句话,可能是由于脑子里在盘算着进了北大后什么样子,我没读懂。

我对自己说,你先别想北大了,把这个阅读理解先搞明白吧。

我于是把右手食指放在句子下面,一个词一个词地默读起来。但是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是看不明白。

就在这时,我的视线中飘进了一条大白腿。

一会儿进,一会儿出,一会儿进,一会儿出。

我抬起头,只见坐在我前面的那个穿着短裙的女监考老师,翘着二郎腿,上面的右腿一晃一晃,每次一晃就直接进入我低着头的视野。

我低下头,将目光锁定在卷子里的单词上,但是我发现,这时候,我竟然一个词也看不明白了。突然之间,它们好像全部变成了希伯来语,就连 “a” 和 “the“ 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我满眼满脑就是那条大白腿。

后来我连她大腿的形状也看不清了,只记得一白一黑一白一黑。

突然之间,我的脑子“嗡”的一下感觉像是爆炸了一样,眼前一片漆黑。

我现在已经记不得当时真是眼睛突然看不见东西了,还是脑袋彻底空白。我只觉得我的魂飘出了身体,自己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我这辈子算是完了,这试没法考下去了。” 

我记得自己好长时间就直愣愣地望着门口,心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下笔,走出那道门。

这时候,又有另一个声音出现在我脑子里:

“秧秧,你要是真把笔撂下走出那道门,你这辈子就在这一秒钟被你亲手毁掉了。你说什么都不能撂笔,你得把这个试考完”。

现在我回想起来,觉得当时自己确实有点儿钻牛角尖。大不了复读嘛!但是对于那时候的我,“复读”可不在我的人生选项里面。

好,我接着说。

后来,我就闭上眼睛,这样那条大白腿就进不了我的视线了。

我对自己说,走出去就是最坏的结果,但是既然我没有走出去,那么我现在无论做什么都不是最坏的结果了。

“什么都别想了”

“放空...放空...放空。” 

我开始深呼吸,并且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呼吸上。

慢慢的,我的脑子里没有了北大,没有了高考,没有了英语题,没有了周围埋头应考的考生,也没有了那条大白腿。

有的只是我和我的呼吸。

一呼、一吸、一呼、一吸...

我感觉另一个我好像从身体里飘出来,慢慢升上天空,静静地注视着考场上那个闭目凝神的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十几分钟,我睁开眼睛,低下头回到英语阅读理解题里。

我发现,考卷上的英语词我又看明白了。

至于那条大白腿是不是还在晃着,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知道,英语考试的最后几十分钟里,我是在一种极其清晰的意识下度过的。

我感觉我的头脑就像那完全没有雾霾,空气清新,阳光灿烂的盛夏之日。天特别的蓝,高楼大厦的边边在湛蓝天空的衬托下,笔直又清晰。

我的眼睛也变得格外明亮,好像树枝上每一片树叶的纹路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英语考试的最后时间里,我似乎和考卷上的每一个单词都建立了一种心灵链接。这时候不是他们在要求我去理解他们,而是我一遇见他们,他们就被我理解了。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我平静到哪怕有颗子弹向我射来,我觉得自己都能把子弹的轨迹看得一清二楚,然后从容不迫地抓住它。

我的感官似乎被全面打开了,头脑变得极其敏锐。

后来我的总成绩下来了,我顺利通过了北大录取线,考入了北京大学。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多年以来,我一直无法解释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将其归结为“天助寿星我也”。

但是在10年前当我上完了第一节  meditation 静观课之后,我才明白,原来,在高考的第三天,我那所谓的神秘心境180度大转弯,其实就是很偶然发生的“自我静观”,或是有些人所说的“冥想”或是“正念”带来的。

如果我也可以小迷信一把,也许那时上天送给我的18岁的礼物就是那一刻,我的思想被幸运地清空了,我和我的呼吸在一起和谐共处。

我最终主宰了自己的内在状态。

自助

大约在10年前,我的人生产生了一些颠覆性的变化,我一下子掉进了一个极为陌生的环境。

我突然失去方向,不知道如何与自己自处,每天脑子里各种各样的自我对话一遍又一遍像强迫症一样回放着,而且像陀螺一样越转越快,最后已经到了一种无法控制的程度。

我被诊断患了焦虑症加抑郁症。

我一直习惯靠“逻辑”、“思考” 来把问题“想”明白,“想”出去,但是那次的频率和强度都太高,“想”只是让我越来越紧张,脑子越来越浑浊,以至于最后我都开始担心自己再这样下去会不会疯掉。

那种精神上的折磨真的是太痛苦了,于是我做了三件事情。

第一,我找了一个心理咨询师开始心理咨询。 

第二,我开始持续锻炼身体。

第三,就是开始了冥想的训练。

这三件事,每一件都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在这里,我来只讲讲“Meditation (冥想)”。

做自己大脑和情绪的主人

在中文里,很多时候人们会把meditation翻译成为冥想,但是在我看来这个翻译挺不理想的,因为这会让人将meditation误解成为一种想的方式。

我觉得最直观最形象的翻译应该是“静观”,静静地观察,或是“内观”,向内观察。

最常见的一种meditation方式就是静坐观呼吸。

其实,Meditation本质上就是对思维及情绪的一种训练。就像是在健身房锻炼我们的肌肉一样,我们的大脑也需要不断进行训练。最终,我们将不再受自己思维和情绪所控,让它为我们服务。

Meditation可以帮助我们变得内心强大,驾驭好自己内在的小宇宙。

中国人经常谈论学生的心理素质,心理素质好的能够在考场发挥超常,心理素质差的有可能会发挥失常。其实,这所谓的“心理素质”就是对自己内心世界的一种驾驭能力。

通过大考小考练出考场心里素质只是咱们教育制度里大家熟悉的一个笨方法而已,聪明的学校如果想提高学生高考成绩的话,我觉得应该让每个学生学习如何“正念冥想”。

冥想对我的解救

在我去上meditation 课之前,我听很多人说,meditation可以帮助缓解焦虑甚至抑郁,所以我抱着尝试的心态试了一节有老师带领的课。

一点儿也不夸张地说,一节45分钟的课结束之后,我突然发现,之前在我脑子里那些飞速旋转的对话停了下来,就好像电视里刚才还在放着好吵好吵的声音,突然一下,电视关上了,整间屋子变得好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我的头脑不再嗡嗡作响。我觉得双脚着地,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

这些年来,我创了业,做了两个娃的妈妈,人生越来越复杂。而我却越来越平静,幸福感越来越强。

我想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和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meditation的习惯有关的。

Meditation成了我应对生活种种状态的利器。

静坐观呼吸的我

如果有人问我,人生最有用的技能是什么,我一定会脱口而出, “meditation 静观”,而且再补充一句,“没有之一” 。

我想帮助你

我经常会向朋友们推荐meditation, 推荐他们看一些相关的书,但是有可能因为我推荐的是英文书,看起来比较费劲,或是有些朋友性子比较急,做事比较务实,意识不到这是一个多么简便易行而又影响深远的东西。

总之,最后,有很多本可以受益于Meditation的朋友并没有享受到它的好处。

与其继续苦口婆心地推荐英文书,还不如我结合自己的经历来写。

我打算陆续写一些文章来介绍meditation, 包括Meditation里的一些基本但是重要的概念(“聚焦”和“正念”),怎么做Meditation, 怎样将Meditation运用到生活里,Meditation对我个人工作生活很实际的帮助等等。

希望这回能够多带上几个人,真正开始每天做“静观”。 

好啦,如果有问题,随时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