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克服“羡慕嫉妒恨" ?| 从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婚礼谈起

星期六,我坐在繁忙的机场的候机大厅里。所有的电视里屏幕里都报道着同一则新闻,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婚礼。


飞机场里的人有的目不转睛盯着屏幕,有的人在干自己的事儿,打电话、玩手机游戏、聊天儿。


我,独自一人坐在候机厅的角落里,一边捧着电脑强迫自己继续做完手头的工作,一边又情不自禁地抬头瞅一瞅屏幕上美丽的公主和王子。


新娘穿着好几米长的婚纱缓缓步入教堂,走道两旁来自世界各地的政要和名流都流露着惊喜和羡慕的表情。这时候我们看到王子和公主深深地接吻。



“真无聊。”我心里嘀咕着。

“为什么他们的婚礼一定要到处都播?为什么让我一点儿选择都没有?为什么我得像其他平民百姓一样去关注那些所谓非平常人的生活?他们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所谓美丽的公主还不是靠老公才成了个人物?凭她自己的话,她什么也不是啊!现在倒好,一下子飞上了枝头变凤凰。”

“看看我自己,仍然是每天这么辛苦地忙禄,坐的还是经济舱,每天周旋于工作和孩子之间。自己与那个之前理想国度里的自己,一个青春美丽的自己,一个生活在光环下的自己、一个受人瞩目的自己似乎渐行渐远。”

我关上电脑,掏出包里的kindle, 找到那本曾经帮助我学会平静、学会关爱自己、善待自己的书《the gifts of imperfection 不完美带来的礼物》, 希望通过重读作者积极善意的语言来帮助自己屏蔽掉思想中这不断重复的噪音。我低下头开始看书,但是发现自己此时的心绪已被打乱,无法平静。


我的羡慕嫉妒恨


这种酸溜溜的感觉如此似曾相识。


这是我在很多年前看到媒体大亨默多克前妻邓文迪在与各种美国社交名流一起合影时候的感觉。


这是我看到我们一个竞争公司的创始人在TED舞台上大讲中文学习如何简单时候的感觉。

这是我看到老公的18岁的侄女穿着一身美丽的晚礼服准备参加高中舞会,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美丽的脸庞洋溢着青春的喜悦时候的感觉。


我知道,这是“嫉妒”。


曾经听到有人告诉过我,我们要仔细倾听自己的“嫉妒之音”。因为这种声音能够帮我们找到“自己想要什么”。令我们嫉妒的东西往往是那些我们希望拥有但是却未得到的东西。

但是将近7年的心理咨询,已经让我能够清晰地辨析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什么是在家庭教育或是社会影响下逐步形成的愿望和欲望。“嫉妒之音”未必能够反映我们真正的追求。


剖析嫉妒

第二天,我坐在心里咨询师Karen面前,告诉她我的情绪非常低落。


我告诉她我感觉与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每天望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那与日俱增的白发、不断下垂的嘴角还有脸庞,我感觉自己青春不再。


今天的我快要37岁了。仍然感觉自己还是活得很平庸。老公爱我,但是他不是我从小期望的那种能够呼风唤雨的男人。我现在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而电视上美丽的公主只会让自己感到如此自卑,如此渺小,如此平庸。


“她什么都有。我什么都没有。她什么都是。我什么都不是。” 我低着头说到。


话音一落,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听起来多幼稚、多夸张、多极端。


“你真的什么都不是吗?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吗?你不是有一个能帮助到很多人的公司吗?” Karen 问到。


“也就那么十几个人的小公司。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我很惊讶自己竟然这样形容自己的公司。


我现在的公司是我和好朋友白手起家一手搭建起来的,尽管小,但是公司每个人都很有朝气地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帮助着全世界中文学习者学习美丽的中国语言和文化。公司到现在已经6年了,我们中途经历了很多坎坷,但是我们从未放弃,一直悉心呵护着她成长。

我知道此时的自己就像一个闹脾气的小朋友,说一些很解气但是很荒唐的话,所以我期待着Karen的点评,希望她能说出点儿什么智慧的语言,将自己从莫名其妙的自怨自艾中点醒。


“你说这是一个笑话,可是那么多你帮助到的学生可不会这么认为。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你对自己又变得那么刻薄了?”


Karen一语中的。突然间,我意识到,王子公主的婚礼触动了昔日的自我,我仿佛在顷刻又被拽回到从前的那个自己。


昔日的我

看人看事极端的我


从前的我看问题很极端,很多事情非黑即白,人非好即坏。我不是伟人就是孬种,不是人人知晓的名人、有钱人,那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


经过多年的心理咨询,我对自己一举一动的来源已了如指掌。

记得在中学里,每次重要的考试全年级都会大排名,从第一名排到最后一名,每个人的人名都会按照名次一一被列在学校的墙上。当然,从小我就是好学生,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名,所以我的名字总是在长长的名单的最上方。


但是对我来说,第二名和第一名是有本质区别的。第一名意味着你是最好的,而第二名,第三名或者第二百名都意味着,你不是最好的。


如果不是最好的,那还不如什么都不是。从小到大,在我看来,第二名和第二百名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思维模式。我要么就是最好的,要么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从小的我永远都是在“自己是最棒的、最聪明的、最优秀的、最努力的,因为我是第一名”,以及“自己真懒惰、真没用、太平庸、成不了大事、没出息”的两个极端中跳跃着。


当梅根穿着靓丽的婚纱走入教堂,周围的人对她投来羡慕与敬畏的眼光,我突然觉得她就是那个第一名,那个每个人在看墙上的排名名单都会注意到的那个人。而我,什么也不是。


指望靠男人过上好生活的我

从小到大,我常听到妈妈这样的教诲:“你应该找一个能够给你提供一个强大平台的男人,这样你就能展翅高飞了.”

虽然我不知道妈妈的这种观念是从哪里来的,因为她自己的人生并不是构建在爸爸提供的平台上。但是听多了,这也就成了我自己的信念:


如果我期望着有个好的生活,有个成功的事业,那这一切都必定是以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公为前提的。女人必须找一个强大的老公。就像俗话说的,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我想前些年我对所有前男友的期望和标准可能都来源于此。


但是事实却是,在遇到现在的老公之前,我按照这样的标准找到的男朋友,既没有带给我成功,也没有带给我幸福。

不成功,是因为从前的自己内心不够强大。内心的强大不是别人能送给你的。这是只有在挫折和亲身经历中才能获得的。不幸福,是因为我不懂得给予与付出


后来,我爱上了一个创业者。他没有给我那个我一直期望的“平台”,但是他给了我更宝贵的东西:真心的鼓励、爱惜以及对我坚定不移的信心。


他坚韧不拔、从不退缩、心胸宽广。我们共同度过太多次人生的难关,正一起搭建着我们的“平台”。


我以他为榜样,一天天变得更加坚强、更加自主,领导起一支团队搭建了一个影响着成千上万人的公司。


他让我自信,相信美好的生活可以自己创造。


我和公司员工的合照 (最左边的是我)


和他在一起的八年里,我们的道路是崎岖的。我时常需要和旧有的思维作斗争,尤其是每当家庭出现经济危机时,我会陷入旧有的思维模式,埋怨他不能给我提供那个“平台”。


但是随着我们共同奋斗和成长,我对他能够为我提供什么想的越来越少,因为我需要的一切我自己已经逐渐有能力搭建了。


我原以为我已经不会再去羡慕或是嫉妒那些因为老公的地位身份而一夜成名或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们时,但是当我看到梅根,一个并没有什么名气的女演员一下子被《时代周刊》誉为最有影响力的女性,心想她的社交圈、人际圈一下子因为老公的地位而提升,她顿时有钱、有资源、有人脉。


那个 “平台”的概念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了。


我心想,要是有老公提供的“平台”作为腾飞的基础,我也可以妻凭夫贵,就不用那么奔波和操劳了。


我曾经多年被妈妈灌输的概念似乎又卷土重来了。


昔日对自己恶言相向的我


昔日的我对自己不是友善的,因为从前的我不爱自己。


爸爸的脾气很暴。从小到大,每当我做了让他不开心的事情,我都会被要求写检讨书。检讨书的主要内容是要说自己本质上是个很糟糕的人,是个大混蛋,是个孬种,是世界上最自私的女儿等等。

我会被要求把这些话写上一百遍。写完之后,我还要告诉爸爸我已经 “诚心诚意”知道自己错了。


我想当时爸爸的教育理念可能是 “激将法”吧。“没出息、孬种、吃不了苦、成不了大事儿”等等是我经常听到的激将语。


我想爸爸可能希望我能自己主动站出来说“爸爸,你说得不对。我不是你说得那样。我要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你看。” 但是小时候的我既没有足够清晰的自我认识也没有胆量去驳斥和对抗他。


时间长了,我将这种对于自己 “本质”的定义不断内化,形成了我对自己的认识。我内心刻薄的对话方式也是源于这种被不断强化的认识。


心理咨询已经让我有能力将父母的声音、检讨书中我被强迫发出的声音从我纷繁的自我对白中挑拣出来,告诉自己“那不是你”,本质上你是个好孩子。


但是梅根和哈里王子的婚礼触碰到了我旧有的灵魂。我内心的旁白又展开了:


自己真失败。都快37岁了,既没成名也没成功。青春一天天逝去,自己却还是在小范围内小打小闹。都说赚钱出名要趁早,我估计要注定一辈子平庸了。

成长的轨迹 - 退两步,进三步

坐在Karen面前,我不解地问她:


“我怎么会这样,几个月前我还觉得人生如此美好,如此幸福。我还告诉你我多么珍惜现在的生活。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有一个健康可爱的的宝宝、一份充实的事业、还有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我还在为自己感到骄傲呢。”


“为什么一个莫名其妙和我八杆子打不着的皇家婚礼会把我弄得如此心神不宁?”我问Karen。


Karen 回答:


“我想是因为你看到的听到的又把你带回到从前长时间积累的思维模式里了。当你把自己和别人比较时,当你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向别人的时候,你就听不到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了。”


是啊,当我看到一个全球瞩目的仪式发生在我眼前,这种梦一般、让人充斥了羡慕与嫉妒的婚礼,它打乱了我自认为坚定的脚步,让自己一下子又失去了重心。突然将对自己的自省一下子转到了对他人拥有而自己不曾拥有的东西上。


我忘了我是谁,我忘了我已经有什么,我忘了符合我真正价值观的道路应该是怎么样的。


“我怎么如此轻易摇摆,受这么一个和我毫不相关的事情的影响,抛弃自己所有这些年的努力成果,又让自己陷入不快乐的漩涡之中?”


我望着Karen的眼睛,急迫地希望得到答案。


她微笑着说:“这就是成长的过程啊。有时候我们会前进三步,然后后退两步。每当像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都应该庆幸我们可以又有一个机会重新反思。这种反复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这种反复会巩固我们的成长。”


是啊。从前的我,不会对自己的消极倾向有这么快速地反应以及反思。


从前的我会任自己思想摆布,越陷越深。脚步大乱,然后改变方向。


但是现在的我不同了。我有了更清晰的自我意识。


我知道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么,而且我也有勇气和信心告诉自己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不随波逐流。



不比较

曾经听过一个智者说,不要和今天的别人比,你只需要跟昨天的自己比。


美丽的梅根嫁给了哈里王子,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们的故事的很小的一部分。

曾经听到哈里王子谈到母亲戴安娜王妃的突然去世对他人生的影响。很长时间他都沉浸在抑郁之中,后来经过长时期心理咨询的辅导才逐步让他重新感受到生活可以带来的喜悦。


也许就像我和老公一样,他和梅根也许在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也许在繁华的背后是很多辛酸,很多互相扶持。也许他们是真正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是他们在闪光灯后的生活如何,我们是无从知晓的。


我们怎样拿已知的自己和未知的他们比较呢?


我们又怎么能拿最脆弱的自己和最光鲜的他们比较呢?


我们无法比较,也无意义比较。这种比较是一场必输的较量。


我们能做的是珍惜自己所拥有的,然后愿全世界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我现在急需做的就是回归最真实的自己。而这一点,是我需要不断提醒自己的。


回归自我


那最真的我是什么样呢?


我崇尚自由和真实,顺应内心的生活。


我崇尚成长,努力每天都变成更好的自己。


我相信只有经过了“挣扎和攀登“得来的成功才能带给我最深刻的快乐。尽管我会一边抱怨,一边迎难而上。但是这就是我。

最后,我知道符合我个性的婚姻一定是双方比翼齐飞、祸福与共、共同成长的婚姻。只有和自己真正爱的人在一起我才会快乐,无论别人能给我带来什么。


这是我的现实。这是我的本质。我只能顺心而动。

从前的我也许会会对自己说,你是自我原谅,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因为你不能嫁得大富大贵,所以你才会这么说。


如果从前有人对我这么说,我可能会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也许他说的有道理。


但是现在的我体会过了发自内心的幸福感以及很长时间的抑郁。


我知道幸福感来自我的付出和为自己的拼搏骄傲,而抑郁和焦虑来自忽略自己的本心,去追去别人拥有的或是大家都想要的。


我们必须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条路。


我们要做的就是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进行无谓的比较。

比较是不快乐的源泉。


感恩 - 克服嫉妒心的最好良方


快乐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早上一睁眼就自然而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我们得付出点儿努力才行。


当我们太过在乎别人的生活、别人的眼光,当我们对他人拥有的产生嫉妒的时候,那是因为我们自己不够有定力,我们对自己不够有信心,我们自己不够快乐。


我们该将焦点转回到自己已有的世界上。


我要不断提醒自己。自己有一个快乐健康的宝宝、一个心胸宽广坚韧无比的老公、一个充满了乐观情绪和正能量的阿姨。我还有能够对自己教育方式进行深刻反省,本质上开明的父母。


我有一份自己为之骄傲的事业。因为我们做的事情,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得以重新认识中国的语言和文化。而我也实现了经济的独立。我在为自己创造美好的人生。


最重要的是,我从一个坚信只有一个成功的男人才能解救我,才能让我过上好生活的小女孩儿,从那个心中幻想着能呼风唤雨,却没有呼风唤雨所需的坚韧、执着和自信的弱小姑娘,成长为今天相信自己不仅能够照顾好自己、还能照顾好老公和孩子、以及公司15名员工的我。


我感激自己的所有。我要让这种感激内化,深化。


我不要再对自己恶言相向。我要回到成长之后的我。我要回到那个爱自己的状态。


我没有嫁给英国王子,但是我嫁给了世界上最能让我成长和感受到幸福的老公。


我没有做到让全世界都来瞩目我,关心我的生活, 但是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影响着全世界学习中文的学生,也许此时此刻也影响着读着我的文章的你。


我不是伟人,不是名人,但是我并不是什么也不是。


我就是自己。一个一心向上、永远成长的我。我就是秧秧。


跟昨天比,我就是更好的自己。


这就够了。


愿我能够不断提醒自己,感激自己所拥有的,并且有信心去创造希望拥有的。


梅根和她的裙子很漂亮。客人和她们的帽子也很漂亮。36岁的我也很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