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人眼里我是北大学霸,自己心中我却是垃圾一堆 | 童年的家教带给我怎样的影响

“拒人于千里之外” 曾经是我唯一的生存方式。

我曾经如此深信自己“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我曾经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别人买回家用了几天就会要求退款的残次品。


闪光灯下的我,曾经如此自卑


在外人眼里,我似乎拥有很多。而且我公众的一面时刻展示着我开朗热情,朋友满天下的生活方式。而事实上,我曾经没有几个深交的朋友。


我总是怕别人一旦了解了真正的我之后,就会开始看透我“极度糟糕”的本质,离我而去。


于是我会在与人短暂的浅层接触之后慢慢后退。这样,别人对我的印象就仅停留在最初的那几次可控的“自我展示”之中。


记得创业初始,我第一次要与两名员工去美国另外一个州参会。出发的前一个晚上,我全身发抖,不住地哭泣。

“天哪,我将和这两个人同一屋檐下朝夕相处三个日夜。这可能是他们还尊重我的最后一个夜晚吧!”


我打电话给我的父母,哭着问他们:“如果一个人在真正了解我之后,Ta还会喜欢我吗?我是可爱的吗?”

“我们女儿当然是可爱的了。”他们说。


“不,我的意思是,不是因为我是你们的女儿,你们才这么说。如果你们和我没有血缘关系,而是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我还是可爱的吗?是不是真的就像你们一直告诉我的那样,如果别人一旦了解我,就会讨厌我,最终没有人喜欢我。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

尽管他们反复告诉我我是可爱的,但是对我却不起任何作用。


“羞辱”与“内疚”


在心理学中,有两个很重要的概念。shame 和 guilt。


shame翻译成中文就是“羞耻、耻辱”,而guilt 翻译成中文就是“内疚”。


这两个词翻译成中文差强人意,但是我还是想努力把它们解释一下,蛮重要的!


以“羞耻”为基础的对话方式就是,如果你犯了一个错误,这就说明你是一个不怎么样的人。“羞耻”就是给你的人格定性。


以“内疚”为基础的对话方式则是,如果你犯了一个错误,那么那只是你犯了一个错误,做了一个不理想的选择而已,与你人格无关。

美国著名社会学家Brene Brown曾在一次TED演讲中提到:


内疚是“我做了很糟的事”“,而羞耻是“我很糟”。

内疚是“对不起,我犯了个错误”,而羞耻则是“对不起,我就是个错误”。


内疚的教育方式是流动的、成长的:你做了一个不理想的选择,但是你可以从中学习,吸取教训,下次争取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羞耻是定性的:你的任何行为举动,都反映着你这个人的本质,内核。


长期的心理学跟踪实验表明,在羞耻为主的教育方式下,很多人成年之后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例如抑郁、焦虑、自卑、暴力、饮食失调、自杀倾向以及人际关系困难等。


而在“内疚”为主教育方式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在成人之后往往有更好的弹性,驾驭生活能够更加游刃有余,对自己也更加有信心。

遗憾的是,我是在“羞耻”中长大的。


我的童年


在爸爸的词典中,对我的定义一定会包括两个词语:“本质”还有“自私”。


在与我的对话中,他会随时随地加上“本质”这个词语。

“你很懒”在他口中就成了“你这个人本质很懒”。


“你很自私”就变成了“你这个人本质很自私”。


这“本质”两个字像是钉棺材一样,把我的所有品质都钉得死死的。

它又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身上,让我觉得自己永世不得翻身,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

此外,在他的教育方式中,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手段,那就是“惩罚我写检查书”。


“快写检查书,把你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写上一百遍。”每次爸爸生我气,他都会这样说。


我于是找到纸,开始记录下自己的罪状。


今天我又让爸爸生气了。我真是一个大大大大大不孝顺的女儿啊,真是该遭天打雷劈、五雷轰顶、五马分尸、百年不得好死啊!我有这么好的爸爸,我怎么能跟他顶嘴呢。我太自以为是了吧。我这样怎么能对得起他呢?我真是天下最大的混蛋,最自私的女儿,最不能被原谅的孬种。我要将这些写下一百遍,让自己好好记住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是大混蛋,最自私的女儿,大孬种,本质最糟糕的人。我是大混蛋,最自私的女儿,大孬种,本质最糟糕的人。我是大混蛋,最自私的女儿,大孬种,本质最糟糕的人。

爸爸像看娱乐节目一样看着我写检讨书。


“行了行了,别写了,就这样吧。看你这样子一点也不严肃。”爸爸的话语少了些严肃,更多地像是开始跟我开玩笑。


他将我的检讨书折叠起来,语重心长地说,“你所有的这些检讨书我都得替你收起来,长大以后你看到之后就知道它的珍贵了。”

在爸爸眼里,他诚恳地认为这些都是我最宝贵的成长经历,正是因为他成功的“激将法”才能让我成为今天让他们骄傲的女儿。上大学以后,他会时不时地打开这个百宝箱,阅读我写的检讨书,看看我的成长轨迹,会心地一笑。


我也曾经一度视自己的这段成长经历为美好的人生回忆,“打是亲骂是爱”,“激将法”已经深入我心。我甚至曾经告诉别人,教育优秀的孩子就得打,就得骂,而且“激将法”很有效。


但是当童年的经历不断被放在心理咨询放大镜下被审视之后,我才开始理解:曾经令我深深感激的教育方法,其实是我麻木、抑郁、痛苦的根源。

而那检查书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仿佛是我亲手种下了一颗又一颗一个厌恶自己的种子,在多年之后,这些种子开花结果,让我将每一个人拒之千里。

因为我太怕他们了解一个真实的我。


恶性循环


这是一个如此的恶性循环。


我告诉自己,别人是不会喜欢我的,于是我不去与人深接触。

我一手成就着,而且靠实际行动验证着自己的“冷血”和“自私的本质”。

我曾经委身于一个自己一点儿也不爱的男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曾经告诉我:“你所有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以外,不会再有人在这么了解你之后仍然爱你了。”


尽管我能感觉到他的控制欲、他的心机、他的阴暗,但是我不敢辩驳,彻底相信:除了他,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爱一个真正的我,而且,恐怕我也只配和这样一个心地同样龌龊的人在一起吧。


我甚至感激,觉得“这个能用眼睛看穿他人、阅人无数的男人在告诉我,尽管他完全了解我刻骨的坏,但是他仍然爱我。”


荒唐的是,后来,当一个我真正爱的男人,一个在我眼中人品、道德、本质上完全相反的好男人告诉我他有多爱我的时候,我唯一的反应就是,“你根本不了解我。”


当我的心理咨询师不经意地评价我“秧秧,你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我瞪大了眼睛追问她,“真的吗?你真的是这样觉得的吗?”


听到她的肯定时,我开始流泪,几乎整个剩下的咨询过程我都在流泪。


我的心理咨询师一定不会骗我的。


也许,我的本质,真的,不坏。


我的救赎


近10年的心理咨询,本质上就是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爱上喜欢上自己的过程。

我用了好多年的时间才开始慢慢相信,也许,只是一个也许,我不是本性凉薄

这在童年没有遭受过类似创伤的朋友眼中比较难以理解:


人性本善嘛,或者你生下来就是张白纸嘛!如果你认为自己生来本“恶”,那肯定是后天灌输的,不去相信就好了啊。为什么这么难啊?


我只能这么回答:

童年的时候,父母就是天、是上帝、是一切。

他们对我们的一切评价都将成为我们对自身的定义,将成为宇宙终极真理,在我们的头脑深处烙下深深地钢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将近三十年顽固的自我认知不可能一日之间土崩瓦解。那种彻夜之间的脱胎换骨恐怕只有在童话里才有。

庆幸的是,这种影响没有伴随我一生。


改变的过程


首先,心理咨询师在我心里点上了一小根蜡烛。


在我彻头彻尾相信“我=坏”的时候,她帮助我将童年的点点滴滴,与现在自己的每一个想法、行为、每一条思想轨迹建立联系,让我了解到,我的“果”是有其“因”的,而这个“因”早已在我的童年种下。


这种与童年的关联,带给了我一种新的意识,帮我在那个坚韧不催的“等号”上,打了一个问号。

而这个问号,就像是一根蜡烛,火焰虽小,但是却有热量,将我冰封已久的心,融化了那么一点点。


而我需要的,其实就是这么一点点:一点点入口,一点点希望,一点点可能性。


其次,我感谢父亲帮助我愈合。


坦诚地说,我曾经恨爸爸入骨。

我恨他打我骂我、家暴妈妈,恨他以羞耻式教育方式为荣。


我曾经有几年的时间拒绝与他有任何的联系。


一方面我停留在怨恨的阶段里,无法走出来,也不想走出来。另一方面,我在没有找到自己到底是谁之前,太害怕再被他尖利的话语伤害、刺痛,进而屈服,回到那个弱小无力的自己。

但是,有一天,我想要改变了,我开始坐下来与他谈。


起初,他的态度激烈,不愿意接受他作为父亲在某种程度上的失败。然而,最终,当他平静下来,他开始认真聆听我说的每一句。最终,他泪流满面地向我道歉,而且不止一次。


尽管我没有立刻原谅他,但是,他的“承认”是我愈合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他的“承认”让我释然,让我知道,自己感受的一切并不是头脑中凭空的杜撰,不是矫情的呻吟,自己更不是一个他一直以来形容的残次品。

从前的他是有毒的,而现在的他只是不完美的。而我已经慢慢走到了现在,不再怨恨,不再纠结,只愿在余生能够善待他。


最后,可能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我的伤在“爱”中被愈合。


我嫁给了那个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他用他的爱将我包围。


于是,小蜡烛点着了心中的柴火,慢慢燃烧,愈来愈大,最终大到可以融化自己心中的冰川。


就像心理学经常说的那样,一个人只有在二元关系里才能得到真正的改变,而心的伤痕一定是在“爱”中痊愈的。


为什么我要写这篇文章


我有两个目的:


第一,我想告诉那些认为自己天生冷漠,每日生活起来感觉像是行尸走肉的朋友,你不是你定义的那样。

你是可爱的、值得爱的。


也许你现在不相信,也许你嗤之以鼻,也许你觉得这只是毫无意义的说辞。


但是,都没有关系。


你只需告诉自己,也许,也许,也许,你并不是一个错误。


你可以犯一个错误、几个错误、很多个错误,但是你不是一个错误


也请你给自己一个可能性,不要那么刚烈地把自己与世间最不好的品质画等号。

也许,你可以把等号换成一个“问号”问号。

此外,请你接受爱,给自己创造一个可能的愈合空间。这个爱,可能来自你的伴侣、你的朋友、你的咨询师,甚至,你的父母。


一个人真的只有在爱的环境里才能改变,所以你可能得做出点努力,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去接受来自他人的善意和关怀。

慢慢,你会开启一个良性循环。


第二,我想对已成为父母的朋友说,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决定着孩子的心智健康和幸福,所以一定要慎言慎行。


果实在未来将长成花还是荆棘,那要看我们今天种下去了什么。


做父母不求完美,但求有意识。


不要说“你这个坏孩子”。只说“这件事你做错了,我很失望”就好了。

我建议当了父母的人都花点时间学习一下心理学,或是也找一个心理咨询师来剖析一下自己言行、过去和今天。


---

文章很长,感谢读完!


愿我们都对自己善良!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