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川普的胜利中找到更好的自己

大选前

自从美国大选战事开展以来,每天我都非常关注事态发展。


从每天读的新闻,纽约时、huffinton Post, 到娱乐节目,the late show with Stephen Colbert、Saturday Night Live, 每一次摄入的信息和观点都一次又一次强化了我反对川普的理由,以及对川普支持者的反感及不屑一顾。 如果不是川普胜了,可能我永远也不会停下来问自己一句,自己一直坚持的一定就是对的吗? 用 “没文化、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字眼去解释他们支持川普的原因似乎已经行不通了,毕竟我知道,我那些支持川普的朋友并非这些标签所形容的那样。 在以往,每当听到某人是川普支持者,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此人与我理念完全不同,无法沟通,于是我就会悄悄开始疏远他们。


每当我读到一篇对川普略有褒辞的文章,我会立刻跳过,心想这篇文章一定偏激、无合理的解释。慢慢的,我接触的信息都是我想听到的声音而我接触的人也都是和我理念相同的人。

选举的结果唤醒了我。我决心要跳出自己思维模式的局限。 我开始搜寻那些解释川普支持者支持理由的文章。我开始与那些川普支持者进行对话。我开始问一个最简单却最关键的问题: 为什么? 慢慢的,我有了新的视角。

新视角


越南小姑娘


帮我做指甲的越南小姑娘是一个川普支持者。她的理由是有钱的中国人带着现金来到美国,买房子像买白菜一样。她和老公辛辛苦苦积攒了首付,但却买不到房子,因为他们一次又一次被愿意出更高房价以及现金宽裕的中国新移民挤出买房申请者的名单。


她支持川普,因为他觉得川普的新外交政策能给她带来公正与公平。 大学教授朋友


我的一个大学教授朋友告诉我,他支持川普是因为他认同川普的移民政策。他坚信随着恐怖主义的日渐猖狂,非正常时期需要非常规领导者才能保证美国的国土安全。


他不喜欢川普的人品,但是他认为选总统是选政策,一个有个性缺陷的人照样可以成为有效的领导者。 父与子不同

在一个纪录片中,一个支持希拉里的儿子对他支持川普的父母进行了采访。他的父母提到他们工作了二十几年的造铁厂已因迁至墨西哥而关闭。老两口年事已高无力再像年轻人一样去找工作。


每个人的现实决定了ta的立场


支持川普的人各式各样,理由也不尽相同。在探寻原因的过程中,慢慢的,我发现,当我掀开给川普支持者扣上的大帽子之后,在每一个立场后面,都有着一个人性的故事。 他们的立场反应了他们的现实。我又怎能说川普支持者错了?

我的现实决定了我的立场


我有幸接受了好的教育,所以我能够在知识经济中驰骋。 我不过分担忧美国或中国的经济前景,因为我有在两种文化下生存的能力和技巧。 我抵触强行拆散家庭的遣返移民政策,因为我有很多出色的却没有合法身份的朋友。出于个人的原因,我不想他们在新一届总统执政下被遣返。 当然,这是我的现实,它决定了我的立场。 当我穿越肤浅的表层去尝试了解立场背后的个体的时候,川普支持者不再是面目狰狞的怪兽,他也许是一颗受伤的心,也许是另外一种人生观。 当我简单粗暴地去对给川普支持者扣帽子,告诉自己他们无同理心、没文化、思想简单,并把这些大帽子当作自己不去倾听不同声音的挡箭牌时,我其实是扼杀了让自己成长的机会,因为我没有改变,我仍然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慢慢的,我也惊喜地发现,其实川普的胜利对我而言也有它积极的一面。


为什么我反对川普


我反对川普是因为我不认同他的价值观。 女性的价值不应该只用从一到十的颜值衡量。世界上太多的人只从外表去为人定义,我希望起码美国的总统可以更有深度些,但是他不是。 川普曾经多次表达人生来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他崇尚基因高等论。而我,坚信人人生而平等。


听起来也许像是肉麻的说辞,但这正是美国梦的基石。我希望美国总统不会在思想深处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但是他不是。 我希望我生活的社会是包容的。我深知歧视到处存在,因为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歧视,但是我觉得这不应该成为我们不进取的理由。


进步就在于我们不断克服人性的弱点。我希望美国总统应该是心胸宽广、海纳百川的,在他的带领下,每个人都感到归属感。但是,他不是。 当大选尘埃落地,当我望着我四个月大的宝宝小龙,一个一半中国一般印度的混血儿,一个小麦色肤色的可爱宝宝,我在想,未来的美国,会有他的位置吗?


其他的美国人会觉得他是他们的一员吗?


他会因为自己的背景和肤色遭到歧视和排挤吗? 我相信自己只是一时情绪激动,杞人忧天罢了。我生活在美丽的南加州,在这里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人聚集在一起和平地创造着一个美丽的世界。我只是不希望看到来自美国最高领导的声音会改变这个宽容的社会和谐的基调,让人性中最丑陋、最不光明的一面占据上风。 也许所有到目前为止我听到的、看到的只是一种政治策略而已,我真心希望如此。我也正尝试着秉承着一种开放的态度去迎接这位美国新总统。


为什么我支持希拉里

我支持希拉里是出于一个也许很幼稚也许过于简单的理由,那就是我真的希望看到第一个美国女总统。 作为一个女性创业者,我的经历告诉我,要想成功,我需克服一系列独特的、男性们无需面对的挑战。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希拉里没有化妆的样子,估计不会太赏心悦目。但是正是如此,我钦佩她的毅力和坚持。


我能想象到每天早上,她都要起码花一至两小时将自己的头发吹干梳理,化妆,戴首饰。


这听起来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我深知就是这样的小事也是做一日容易,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以最饱满的精神面貌出现在公众面前是需要恒心与毅力的。而男性则无需太多考虑类似的问题。 此外,大家都说女性创业者、领导人在崛起,但是事实是这个世界上能真正做成点儿事情的女性还是少之又少。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员工会告诉我,每当她跟别人说我的老板怎么样怎么样的时候,别人的第一反应永远是,老板是个“他”而不是“她”。 我还记得曾经采访过一个非常出色的女企业家。她告诉我每次她参加世界顶级高峰会议,常常会被人当作侍应生,有些地方甚至就连女厕所都省了。


我的另外一些CEO女性朋友会告诉我,外出和员工出差,很多人会想当然地认为CEO是她身旁的男性,而她只是“他”随身的秘书。 这些一听到“老板”二字就自动想到是男性的人随处可见,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性别歧视。究其原因是因为在生活中,成功的女性并不常见,甚至是凤毛麟角。 就连我自己,一个白手起家,凭自己的力量为自己创造美好新生活的女性,每当我看到一个其他女性开着名车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仍然是估计她有个有钱的老爸或是老公。 要想改变这种对女性固有的观点,需要现实生活中有更多成功女性的实例。


我多么希望希拉里可以获胜,有梦想的女孩子可以前赴后继,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样,终有一日,人们可以对女性领导司空见惯。 就是出于这个简单甚至幼稚的理由,我支持了希拉里。 我的理由很理性吗?当然不是! 我的选择只能代表我的现实, 而我的现实,就像任何一个支持川普的人同样值得尊重和理解。

学无止境

从这次大选结果中,我学到的是,当我们遇到那些和我们声音不同的人,我们不仅不应立刻关闭了沟通的大门,反而应该更加主动地去将它开启,并以最开放的心态去问一句“为什么”。


这时候不仅不应停止对话,恰恰相反,这恰是我们展开对话的契机。 让我们试图去了解每一个冰冷立场后面有血有肉的个体,去探索他的喜怒哀乐、他的故事、他的背景。


我们的观点无需一致,因为我们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但是我们可以争取做到理解,这样,我们自己也会因此释然。